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348.谷天一归来(1)(1更)

348.谷天一归来(1)(1更)


  封岳的脚步一顿,看向来人,负责人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往他的身后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女洗手间,眼神顿时有些诡异,轻咳了两声,说道:“封先生,你发现了什么异常吗?”

  封岳眼神微闪,笑道:“没有,就是想来上个厕所。”

  负责人:……。所以你为了上一个厕所急匆匆跑来,还准备往女洗手间钻?

  不过封岳是上头派下来的人,负责人也不敢说什么,眼神飘忽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先去忙吧,我上完厕所就过来。”封岳说到,脚步一转就走进了男厕所,负责人站在原地等了三秒,转身走了。

  谷天一听到外面脚步声渐远,却没有出去,一直到封岳从男厕所出来,并且走远了之后,谷天一才出来,

  走廊里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谷天一将口罩戴好,转身走了。

  因为封岳在这里,谷天一知道想要进核心实验室机会不大,未免给封岳给发现,谷天一躲在一辆车子的底下顺利离开了实验基地。

  车子在颠簸的山道上行驶,谷天一的背部时常会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但是他像是毫无所觉一般,一直到离开实验基地差不多一个小时了,他才找准了一个机会,一个翻身滚进了路边的草丛里。本来他是打算跟着这些车,看看他们要开去哪里的,但目的地不知道在哪里,路程不好估算,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住,反而暴露了行踪,不如先离开,按照实验基地的规模,一天之内是搬不完的,他打算改天再来一次。

  他背部的衣服已经被刮破了,身上满是灰尘,他没有理会,检查了一下口袋里的微型摄像机,发现东西还在,四处看了看,找准了一个方向离开。

  他在查到实验基地之前,在南罗国这边租了房子,他先回到住的地方,一个月没回来,桌子上都积了一层灰。

  谷天一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将微型摄像机放好,收拾了自己的衣服就离开了。

  他的行李本来就不多,除了几件衣服和证件钱包就没有其他的了。

  他去本地的车行租了一辆车子,按照记忆到了去往实验基地必经之路的路口,准备在这里守株待兔。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就看见几辆大卡车开了过来,卡车上装着集装箱,看不出运的是什么,但谷天一一眼就认出了这正是昨天从基地里开出来的那几辆车,因为他记得车牌。

  谷天一眯眼,等几辆卡车开走之后悄然跟了上去。

  谷天一跟了一路,不远不近的距离,保证既不会将人跟丢,也不会让人发现。直到看着车子开到了码头。

  看着工人们将集装箱卸下来,谷天一顿时明白了,看来新的基地并不在南罗国,甚至可能不在陆地上。这就有些麻烦了。

  “喂,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干嘛呢?”一个穿着保安衣服的男人手里拿着警棍对谷天一说道。

  谷天一见状,似乎有些慌张,解释道:“我就是来这里看看大海。”

  保安狐疑地看着他:“这里是货运码头,你到这里看海?”

  谷天一挠挠头,苍老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有看过海,我老伴儿去世前一直念叨着要来看一次,可是知道死都没有看到,我就想着替她看一次,我听人说这边能看到海就过来了,我真的不知道这里不能来。”

  说到最后,他的神情很是慌张,看着就是老实憨厚的模样。

  保安的神情缓了缓,以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而且谷天一的样子太老了,看着能有六十了吧?

  “这里是货运码头,一般闲人都不准靠近的,你想看海啊,就去那边的沙滩,那边才是玩的去处,距离这边大概就十五公里。”

  谷天一恍然大悟,一脸感激地看着他,“原来是这样,谢谢,谢谢,我现在就走。”他转身就走,能感觉到身后的保安一直在看着他。

  “等等。”走了没两步,又被保安叫住了,谷天一脚步一顿,眼底闪过一丝幽光,已经想好了要是情况不对,就先打晕这个保安。

  “你往左边走,走到尽头就可以打到车里,右边远,要走一公里才有车。”

  谷天一转身,再次对保安道谢,这才离开,等到离开保安的视线范围之后,他才去了之前停车的地方。

  他将车还了,随便找了一家便宜的旅馆住下来,他身上的钱不多,住不起高档酒店,只能窝在小宾馆里。

  他拿出手机,照例关注了一下夏国的新闻,目光忽然一凝,神情渐渐变得凝重。

  没想到他这边还没查清楚,实验基地的事情就已经曝光了,所以基地急着搬迁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想到什么,谷天一神情微变,从床上一跃而起,连夜赶到了机场,买了一张飞往京都的票。

  **

  京都。

  清歌、靳修溟、冷文冀三人相对而坐,神情凝重。

  “这次爆炸死了八个人,伤了五十几个人,其中十个重伤,造成了严重的事故,虽然已经及时封锁了消息,但是依旧在群众中造成了恐慌。”冷文冀一脸凝重地说道。

  爆炸就发生在京都市中心,京都是什么地方,那是夏国的首都,可是就在这样的地方,竟然发生了这样严重的安全事故,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

  而且那天为了曝光杜君扬的罪行,很多媒体记者都集中在法院,除了一部分进去旁听的,大部分都围在法院的门口,爆炸发生的第一时间,记者就赶到了现场,甚至比消防车还快,事故现场的照片第一时间就流传出去了。

  虽然后来很多照片都已经撤回了,可是影响已经造成了。

  冷希瑞亲自站出来解释这就是一起燃气意外泄露造成的爆炸,是意外,可是这只能瞒住一部分不明真相的人,还是有人不信的。

  “冷希瑞打算怎么做?”清歌问道。

  这件事说起来他们也有责任,明明已经做到严防布控了,可还是让赤练的人混了进来,没能及时发现,这才造成了这么重大的事故。

  “赔偿,除了赔偿就是叫公安局长站出来道歉。”冷文冀说道。

  清歌眼神一暗,问了另一个问题,“我抓到的那个人审问了吗?”

  “已经审问了,炸弹就是他放的,不过他只是赤练的边缘人,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冷文冀一脸阴沉,显然心情很不好,没有发现封岳,让贺曼给跑了,还让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安全事故,这次的行动可谓是失败至极。

  清歌何尝看不出冷文冀在想什么,安慰道:“不过这次也不是毫无收获,起码揪出了不少警察队伍中的老鼠屎。”

  也是这次的行动让他们知道原来夏国的安全隐患如此之重,趁此机会整顿整顿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这件事是唯一让冷文冀觉得欣慰的了。

  在警队中的那些老鼠屎并不是赤练的人,很多都是中途被贺曼给收买的,找出一个,就能带出一窝,整顿起来倒不算很难。

  “二哥,”一直没有开口的靳修溟说道,“贺曼逃了并不奇怪,她既然敢现身,就是做好了准备,不会轻易被我们抓到的。”

  相比起冷文冀,靳修溟就要淡定多了,早已预料的结果。

  “而且,这次我们已经能够肯定一些事情,第一,贺曼确实还在京都,第二,贺曼对冷萧不是完全无情的。”尤其是第二点,知道了冷萧对贺曼来说不是毫无意义的存在,那么以后贺曼就会想办法救冷萧,只要盯住了冷萧,不愁没有机会抓住贺曼。

  冷文冀的脸色缓了缓。

  “现在外界最关注的就是杜君扬的案子,媒体公关方面,二哥,还需要你和冷希瑞出马。”清歌说道,既要让杜君扬得到惩罚,也不能在群众中造成恐慌,网上的评论也要监控,要做的事情不少,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还没找到实验基地的所在,就连那个医生男人也没找到。

  杜君扬自从被警察带走之后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问她什么都不回答,一副拒不配合的姿态,他们拿她也没办法。

  “这方面我会注意。”冷文冀点点头,只是当初就计划好的,早就吩咐下去的,所以在事件爆发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在网上控评了。

  正在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一个小身影冲了进来,直直地冲到了靳修溟的怀里,抱住了他的大腿。

  靳修溟脸色黑了,低头与那个小鬼大眼瞪小眼。

  小姑娘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眼泪汪汪地看着靳修溟,就像是一个被丢弃的小可怜,而靳修溟的脸色却更黑了,浑身都在冒着冷气,他扭头,瞪着冷文冀,“她的父母还没找到吗?”

  凝重的气氛因为小姑娘的到来一下子就没有了。

  冷文冀看着弟弟黑脸的样子,眼底滑过笑意,解释道:“已经让人去查了,应该有结果了,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靳修溟收回视线,再次看向小姑娘,尽量放柔了声音:“先放手。”

  小姑娘摇头,抱得更紧了。

  清歌坐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在靳修溟脸色彻底变成锅底之前,将小姑娘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小姑娘张开手想要扑到靳修溟的怀里,却被清歌按住了。

  “乖,不要动,叔叔就坐在这里,不会跑的。”清歌柔声哄着她,手轻轻梳理着她乱糟糟的头发,小姑娘之前累的睡着了,估计是起来之后没有看到靳修溟,直接跑来了找他了,连衣服都没换。

  小姑娘听懂了,睁着大眼睛看了靳修溟一眼,窝在清歌的怀里没有动。

  靳修溟看着清歌对小姑娘温柔的样子,脸色有些臭,她对他都没有这么温柔呢,现在却给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鬼。

  “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小姑娘是你的私生女呢,对你这么依恋。”清歌看着小姑娘的样子,不禁好笑,开了一句玩笑。

  靳修溟的脸色瞬间黑成了锅底,冷冷地瞪了清歌一眼,小姑娘似乎被他这样子吓到了,瑟缩了一下。清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抚,又对着靳修溟说道:“就开个玩笑,别吓着她。”

  靳修溟轻哼一声,收回视线。

  冷文冀很快就进来了,进来时脸色不是很好看,看了小姑娘一眼,欲言又止,目光中满是同情,清歌眼神微闪,心中有了一丝明悟,低头看着乖巧地窝在怀里不说话的小姑娘,想了想,对她说道:“肚子饿不饿,阿姨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

  小姑娘扭头看向靳修溟。

  “叔叔就在这里,不会跑的,等你吃完回来,叔叔保证还在这里。”

  小姑娘犹犹豫豫的,但还是点了头。

  清歌抱着小姑娘离开,冷文冀才说道:“这个小姑娘的母亲就是这场爆炸的遇难者之一。”

  “死了?那她的家人呢?”

  “她是单亲家庭,跟着母亲生活,她的父亲三年前就去世了。”冷文冀说道,对这个小姑娘很是同情,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个都不在?”

  “母女两个是外地来的,据说平时就他们两个住,没有见到其他人,所以要查还需要花费一点时间。”

  “那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靳修溟毫不犹豫地说道。

  冷文冀一愣,不明白怎么就把孩子交给他了,他不会带孩子啊。

  “我要照顾清歌,没时间照顾一个孩子。”靳修溟冷冷地说道。

  冷文冀一个激灵,终于想起来了清歌的状况,是了,她的D瘾还没戒掉,他们两个确实不适合带着一个小姑娘,而且这个弟弟很讨厌小孩这种生物,谁知道会不会对个小姑娘发脾气,要是吓到孩子就不好了。

  “行,等下我走的时候将她带回去。”冷文冀没有拒绝。

  此时,警局审讯室里,杜君扬终于开口说了进来之后的第一句话:“我要见冷希瑞。”

  ------题外话------

  推荐紫若非新文《重生九零:神秘老公太缠人》,正在PK,求收!

  “主上,姜小姐被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软禁了。”某日随从急匆匆的告诉墨怀瑾,墨怀瑾眸光一冷。

  “去,把她的手脚给我废了,敢动我的兮儿,谁给她的狗胆。”

  几日后,海城新闻爆出,知名影星莫名被打,双腿残废,恐怕再无站里可能。

  “怀瑾,外面都传我姜瑜兮靠的是爬了你墨公子的床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某日,姜瑜兮慵懒的靠在墨怀瑾怀里,看着平板上得新闻,娇媚的说道。

  墨怀瑾顿时眉眼含笑,宠溺一吻,。

  “兮儿,外面的话听听就罢了,分明是我一直想爬上兮儿的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3813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