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375.(2更)

375.(2更)


  清歌定定地看着贺曼,心中想着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眼见着贺曼神情癫狂的样子,她的眸光轻闪,好整以暇地说道:“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阶下囚,我有必要骗你吗?而且你觉得要是我父亲没有找到,我会有心情在这里跟你废话?”

  贺曼突然就安静下来,惊疑不定地看着清歌,嘴里还在呢喃着“不可能,你骗我”之类的话。

  清歌笑笑,“我今天不是来问你我父亲的下落的,只是来通知你一声,现在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放心了。”

  她拍拍手,冷一飞拿着一支针管走了进来,贺曼见状,瞳孔一缩,就往后退,但是她的背后就是墙壁,哪里还有地方给她躲。

  “不要,我不要。”贺曼挣扎起来,可惜,她的手还骨折着,就连一只脚也是一瘸一拐的,加上后面就是墙壁,她又能跑到哪里去。

  冷一飞轻而易举地抓住她的手臂,针管中的液体顺利注射到了她的体内。

  清歌站起身,冷眼看着这一幕,“贺曼,你就好好享受这里的生活吧,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王熊已经死了,而赤练现在也是一团乱,恐怕也没精力来救你了。”

  她要走,贺曼喊住了她,“你站住,没有了夜云霆,我还有夜清筱,你难道就不怕我让人杀了她吗?”

  清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无波,“就你现在这样还想要杀谁?你还能杀谁?我正愁找不到我姐姐,要是有人真的用我姐姐来威胁我,倒是正好免得我去找了,贺曼,我现在多希望赤练能用我姐姐来换你。”

  “不,你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知道你姐姐的下落的,哈哈哈哈,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她,找不到她,哈哈哈哈哈,我要让你们夜家的人永远活在痛苦中,这辈子都不得安宁,哈哈哈,这是你们夜家欠我的,欠我的。”

  她的神情再度癫狂,清歌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任由贺曼在身后如何叫嚣都没有再回头。

  而在清歌走了之后,贺曼就安静了下来,她缩在角落里,神情狰狞。

  **

  京都某酒店内。

  葛少宁挂了电话,看向封岳,神情凝重:“岳哥,夜云霆被救走了,大当家发了好大的火,要我们一定要救出贺曼。”

  封岳坐在沙发上,手中夹着一根烟,听了这话,神情不变,茶几上,放着他那被他关机了的手机,“要救贺曼就靠我们两个?马克这是拿我当神仙还是想让我去送死?告诉他,不救。”

  葛少宁一脸为难,“岳哥,要是我们不救,只怕大当家会对你不满。”

  封岳轻哼一声,不以为意,“马克对我不满是迟早的事情,他希望我能对他言听计从,就跟他那些手下一样,当他是绝对的王者,为他奉献一生,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嫁入赤练是为了什么,他心中清楚,对我又心存忌惮,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是能对我满意才有鬼了。”

  “岳哥,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待在赤练?”

  “少宁啊,你知道待在赤练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吗?”

  葛少宁不懂,诚实地摇头。

  “当我知道贺曼是赤练的人的时候,我就知道赤练对夏国必有所图,正好我看夏国的当权者不顺眼很久了,能给夏国找麻烦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那是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在暗中看戏不是更好吗?为什么要蹚进浑水中?”葛少宁越发不解,既然是不爽夏国的当权者,又知道赤练要对付夏国,那他们坐山观虎斗不是更好吗?

  封岳笑笑,“光看戏有什么意思,有时候自己导演也是挺有趣的。虽然现在不能救贺曼,但也不能让贺曼真的死了,明天我们去查查贺曼到底被他们藏到哪里去了。”

  “岳哥。”葛少宁想说什么,但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封岳要是愿意说,即便不问也会跟他说的。

  “不过话说回来,贺曼的那个手下也真是够没用的,被人抓了也就算了,嘴巴还不牢,随便一问就问出来了,也不知道贺曼到底是怎么养的这帮废物,一个个的都这么没用。”

  辛宏如此,王熊也是如此。

  封岳的眼神中满是嘲讽,当初他竟然还觉得贺曼这个女人有两把刷子,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就连一个黄毛丫头都斗不过,还被人牵着鼻子走,现在落到那个小丫头手里,想必是要吃尽苦头了。

  不过封岳对此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那些人的事情跟他也没关系。

  而赤练总部,马克再一次给封岳打了电话,依旧是关机,想了想,耐着性子又给葛少宁拨了过去,却被人挂了,马克气得直接砸了手机。

  三当家看着马克暴跳如雷的样子,不禁说道:“大当家,这个封岳真的是太嚣张了,我带人去教训他一顿。”

  马克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救出贺曼,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三当家心中不满,以前有个毕涛,现在又是个封岳,毕涛也就算了,毕竟也为组织做了那么多的贡献,但是这个封岳算什么,什么都没做过就当二当家,这样也就算了,还嚣张跋扈,就连大当家的话都是说不听就不听,时常闹失踪,这样的人,连他都无法理解大当家为什么还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我知道你不满他当二当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人家比你有本事。”马克冷声说道,“明天你再联系一下封岳,务必让他就救人。”

  “可是大当家,他连你的话都不听,又怎么会听我的?”三当家没有把握,想起封岳的那个性子他就头疼。

  “所以你要好声好气地劝着。”

  “要不我亲自走一趟,封岳不去救人,我去。”比起求封岳,他宁愿自己来。

  马克把脸一沉,“我的话你也不听了是吧,我让你注意沙连国那边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已经布局地差不多了,过不了多久,沙连国就会再度乱起来,我们暗中给反政府军提供的装备,足以让他们打败政府军。”

  马克闻言,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冷玄海那边呢?”

  “还没跟他联系过,我稍后就会跟他联系。”

  “告诉他,他的机会已经来了。”

  “是。”

  **

  京都第一医院。

  清歌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夜云霆刚醒,清若筠正在给他喂饭呢,看见女儿来了,夜云霆笑了笑,用没有受伤的手招呼女儿上前来。

  清若筠往旁边坐了坐,清歌直接接过母亲手中的碗,继续给父亲喂饭。

  夜云霆哭笑不得,“我自己能吃,刚才就是你妈妈太心疼我了。”

  清歌笑眯眯,“那我也心疼我爸爸啊。爸,张嘴。”

  夜云霆无奈地张开嘴,任由清歌给他喂饭,眼睛里满是笑意,“修溟呢?”

  “他今天有事,要下午才能过来。”

  靳修溟现在确实有事,之前让唐钟去找的那个老中医据说已经回国了,他正准备亲自去走一趟,将人给请回来,这一来一回,恐怕要几天时间,所以京都的事情都要安排好。

  夜云霆只以为靳修溟是在忙杜君扬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多问。

  清若筠已经去卫生间帮夜云霆把这两天换下来的衣服去拿去洗了,她没有请护工,夜云霆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亲自经手的,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现在不相信任何人,就担心有人混进来要对丈夫不利。

  病房里又剩下了父女两个,夜云霆吃完饭,这才看向女儿,温声问道:“是不是有话想对爸爸说?”

  清歌一滞,摸摸鼻子,“爸,你看出来了?”

  “你是我的女儿,我还能不了解你,就算是你不问,我也是要跟你说的,虽然我知道的事情未必有你多。”

  清歌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她今天过来确实是为了问父亲一些事情的。

  “你应该看过我放在银行保险柜里的东西了吧?”

  清歌点点头。

  “其实这件事最初是你师父发现的。当年我只是发现了新发地产崛起的速度过快,背后的资产太过雄厚,而且太过神秘,怀疑这其中有猫腻,担心他们搅乱东陵市的市场,这才想要查一查,结果就查到了冷萧的身上,而就在那个时候,你师父让你给带回来了一个小盒子,里面的东西就是关于基因实验的,我不知道你师父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但这件事关系重大,而且还涉及了杜君扬,所以只能暗中调查。”

  “只是我查的时候不小心,让冷萧发现我在查新发的事情,这才招来了祸患。”

  “所以他们其实并不知道你在查基因实验的事情?”清歌拧眉。

  “当时是不知道的,但后来就知道了,我当时想不通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在得知贺曼才是幕后主谋的时候,我就知道应该是因为冷萧才暴露的。”

  说到贺曼,清歌终于问出了在心中藏了很久的一个问题,“爸,这个贺曼跟我们家到底有什么恩怨,为什么她会对我们家怀有这么深的敌意?”

  ------题外话------

  荐依然简单【重生军营:爷,快上套】

  双向军人军旅独宠文,酸爽无虐,期待跳坑

  雇佣兵重生在一枚被饿死的弃子身上被部队捡走,从此成为军中一霸

  嚣张,很嚣张,相当的嚣张!这是夏侯琤见到萧棠棠的第一印象

  初次见面,他在车上,她拦在车前

  此路是我开,此门是我看,想从此路过,给爷下车来

  夏侯琤:这女娃,有点意思!

  再次见面,他在下,她在上。身上的某只小手正在那里光明正大的吃着豆腐

  夏侯铮:摸够了吗

  萧棠棠砸吧了下嘴:还行!

  世人都说夏侯琤是被萧棠棠给霸王硬上弓才无奈…你懂的

  萧棠棠捂脸捂腰:那就是个黑啊!哎哟她的小蛮腰!

  对萧棠棠来讲,夏侯铮就是那种吃了一次就绝对要吃第二次的家伙

  对夏侯琤来讲:撩拨萧棠棠,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趣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202675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