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439.为何帮他(2更)

439.为何帮他(2更)


  冷希瑞浑身的怒气忽然没有了,定定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好,我退位。”在他看来,王位落在冷文冀的手里总比落在靳修溟的手里好。

  靳修溟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是他心中的结,是他这辈子的宿敌,若非他的存在,父亲不会无视他的存在,也不会被母亲当做工具打磨。

  冷文冀虽然是跟靳修溟一起的,但好歹不是靳修溟本人,而且他相信,等到冷文冀真的坐上那个位置了,心态就会变了。

  没有人是不贪恋权势的,尤其是已经得到过的人,到时候他就坐等着看着两人如何自相残杀。

  冷文冀温润一笑,“多谢大哥成全,我相信这是你做过的最英明的决定。”

  冷希瑞冷哼一声,咬牙切齿,“老二,你真的以为自己能稳坐那个位置?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体情况,只怕不到一年就要为他人做嫁衣了吧?”

  冷文冀神情不变,依旧是温润的模样:“大哥,你竟然还有闲心操心这个?其实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若非景瑞不肯坐,我根本不想坐上去,别说是一年后,哪怕是现在,只要景瑞想要,这个位置随时都是他的,我心甘情愿。”

  冷希瑞黑脸:“我们都是一个爹生父母养的,我自认从小到大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什么偏偏跟老四这么亲近,他有将我们当做兄弟吗?你看看他是怎么对待老三的,说打就打,说杀就杀,老三当初远走海外,也是他的手笔,你就不怕他到时候反咬你一口?”

  冷文冀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大哥,有一点我要指正你,当初老三远走海外,可是被母亲和你逼的,别说是老三,当初景瑞受的苦还少吗?冷景瑞这个名字为什么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原因不用我说了吧?”

  冷希瑞神情微僵,被人这样揭了老底,确实有些不自在。

  “当初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多说无益。”冷希瑞板着脸说道,“你还不如多操心你自己的未来吧,他冷景瑞有本事将我们这些兄弟一个个除掉,自然也不差你一个,尤其是你还是个病秧子。”

  “多谢大哥关心,虽然景瑞确实不将你们当兄弟,但我确实是他的二哥,这一点,你即便是挑拨,也是没用的。”冷文冀轻声说道,不急不缓的语气,却能让人听出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靳修溟对他如何,不是别人三言两语就说的明白的,或许在外人看来,靳修溟对他与对其他兄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不冷不热的,可是冷文冀知道,靳修溟是将他放在心上的,最直接的证明就是他的身体,他的身体能撑这么多年,都是因为靳修溟暗地里在帮他找各种专家,配合各种治疗,就连李老也是靳修溟千辛万苦给他找回来的,这个弟弟给了他一直渴望的亲情,而这些,却不需要说给外人知道,尤其是眼前这人。

  冷希瑞神情复杂,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老二就那么心甘情愿地帮靳修溟做事呢,即便是棋子都无所谓,他不理解,真的不理解。

  “老二,他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冷文冀失笑,摇头:“你不明白的,也不用明白。”

  “我都打算退位了,作为一个失败者,难道你就不能满足我最后的好奇心吗?”

  “你真的想知道?”

  “是,我想知道,我死也要死个瞑目。”

  冷文冀神情渐渐变了,脸上的笑意不见了,“大哥,你知道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吗?”

  冷希瑞眼神微闪,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地心虚,“这是你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先天不足。这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是啊,十岁之前确实是这样,先天不足,无论用了多少的好药,看了多少的专家都是一样的结论,但他们也说了,只要好生养着,我能平安到老,可是为什么十岁之后我忽然就变成了医生口中活不过二十八岁的短命鬼了呢?”

  “那是因为你十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伤了根本。”冷希瑞的眼神飘了飘,就连声音都发虚。

  “看来你也知道我十岁那年生的那一场病另有原因吧,或者说你根本就是其中的参与者?”

  “你胡说什么,当年我才几岁?”冷希瑞大声反驳,当年他也不过就是十二岁而已,能知道什么,只不过后来无意中知道了一些秘密,猜到了一些事情而已,但那件事确实跟他没什么关系。

  “不重要了,你是知情者还是参与者,对我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你想问我为什么会心甘情愿为景瑞做任何事,那是因为那一场绑架案中,我们都亏欠了他,你、我,都是。而他明知道,却不曾怪我,甚至还为了我的病东奔西跑。”

  冷文冀的眼底有水光,当年往事,说起来都是各种伤痛,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伤痛,小五的死就是整件事情的导火索。

  “大哥,人心都是肉长的,你想获得别人的真心,就要拿自己的真心去换,你一边想别人为你全心全意地付出,一边自己什么都不愿意付出,哪里有人愿意真心对你?”

  “说到底,还不是你们根本不将我当兄弟!若你们将我当兄弟,我会疏远你们吗?我会在登位后想着去将老四驱逐吗?”

  冷文冀摇头,“你还是这样,大哥,你永远都是这样的自私,就跟母亲一模一样,你不愧是母亲最疼爱的孩子,继承了她的性格,只是可惜了,你只继承了她的自私,却不足她十分之一的心狠,不然我跟景瑞根本没有机会。”

  “好了,大哥,时间不多了,签字吧,我已经安排好了新闻发布会,就在明天上午九点,等你签完字,你就可以宣布退位了,我会对外宣称你是生病,需要长时间的静养,无法胜任现在的工作,给你最后的体面,也算是全了一场我们的兄弟情分。”

  冷希瑞一脸嘲讽地看着他,“你倒是考虑周到。”

  冷文冀笑而不语。

  冷希瑞拿起笔,翻到文件的最后一页,看着最后面的签名处,迟迟无法下笔,他不甘,怎么就这样败了呢,明明他都已经是夏国的国王了,他是夏国实际掌权者,为什么就这样失败了呢?

  他想不明白,真的想不明白。

  “大哥,不要挣扎了,你知道的,你现在已经是孤立无援,你的那些心腹,已经没用了,都是废子,自身难保,你现在的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

  冷希瑞一咬牙,在文件上签了字,将笔一扔,冷冷地看着他,“现在你满意了吗?”

  冷文冀笑笑,示意宽叔将文件收好。

  “大哥,距离天亮还有十几个小时,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会有人接你,新闻发布会上,你应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中都已经清楚了吧?”

  “你就不怕我在新闻发布会上当着全国观众的面说出你们的阴谋?”

  冷文冀淡淡一笑:“我既然敢让你上去,自然就不怕你说,你可以试试,等你试过之后就知道后面在等着你的是什么了,只是我怕到时候你连体面离开的机会都没有了。”

  冷希瑞脸色铁青,拳头握得死紧,若是可以,他恨不得将这个老二掐死,“做兄弟做到你这份上,也是我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这正是我想送给大哥你的话,明天见,我的好大哥。”

  宽叔扶着冷文冀慢慢朝门外走去,无视身后那道要杀人的目光。

  走出冷希瑞的家,冷文冀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嗓音有些飘忽:“宽叔,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太狠了?”

  宽叔心疼,劝道:“少爷,这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在王室,本来就无可选择,现在这种方式已经是最平和的了。”夏国历代王朝更替,哪一次不是手染鲜血?

  这一刻,冷文冀的心中生出无限的悲凉,低声说道:“其实若非大哥对我和景瑞忌惮太深,怕他日后坐稳了会拿景瑞开刀,其实我并不愿采取这样的方式,那个位置,或许在外人看来,是块香饽饽,但我和景瑞并不在意。”

  宽叔知道这是他的心里话,他的少爷从来都是与世无争的一个人,他有才,也有能力,但他不贪恋权势,这样的人,生在王室,其实是一种悲哀,尤其他还没有一个好的身体。

  “少爷,别想这么多了,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冷文冀轻笑,点头:“也是,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回头路了,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只能咬牙走下去了,只希望景瑞的孩子能早日出生,这样我也能早点卸下肩上的担子,怕只怕我等不到那一天。”

  宽叔脸色一变:“少爷,不要说这样的话,李老不是说了吗,你的身体是能调养好的。”只是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而已。

  冷文冀见他紧张的样子,笑了笑,安慰道:“好了,我不说了,先回去吧,我也累了,明天还有一场硬仗呢。”

  ------题外话------

  真心换真心,不管是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如此,只有诚心对待别人,别人才会诚心对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99834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