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448.温柔的季队(1更)

448.温柔的季队(1更)


  季景程等到夜清筱睡着之后才过来看了一眼,帮她盖好被子,又看了一眼输液袋,还有三分之一,索性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看了她几眼,这一次,夜清筱睡得倒是挺好的,没有再说梦话,想必没有再做噩梦。

  一直到夜清筱三袋药水都挂完,季景程都没有离开,就坐在椅子上将就着睡着了,对他来说,在哪里睡都是睡,都是一样的。

  到了后半夜,季景程忽然醒了,因为他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睁开眼睛,病房里只有他跟夜清筱,说话的人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季景程听了两句,不是很清楚,看样子是又做噩梦了,他打开灯,走过去,果然夜清筱正在做噩梦,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脸色潮红,嘴唇都干裂了,他神情微顿,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降下去的温度又上来了。

  “该死的。”他低声骂了一句,他之前睡得太死了,竟然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儿。

  夜清筱整个人缩成了一团,抱着自己的胳膊,这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姿势,而且她明明汗水都打湿头发,却偏偏喊着冷。

  季景程按了床头铃,很快就有医生进来了。

  “不能再注射药物了,她之前用的已经足够了。”医生说道,“现在只能采取物理降温,你是她男朋友吧,等下用酒精在她的脚底板和手心擦擦,尽量将温度降下来,不然好端端的一个人都要烧坏了。”

  医生三言两语交代完事情,就让护士去拿酒精和药棉了,根本没有给季景程说话的机会,季景程脸色有些黑,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夜清筱的男朋友了?

  季景程原本想让护士帮忙,那是人家放下东西就走了,那护士临走时还给了季景程一个鼓励的眼神,看的季景程浑身都在冒黑线。

  他看了一眼酒精和药棉,又看了一眼夜清筱,最后还是认命地拿起了酒精棉给她擦拭手脚心,幸好只是手脚心,而不是全身。

  夜清筱依旧没醒,轻轻地抽泣着,季景程皱眉,到底是梦见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么悲伤?

  “不要,换心——”夜清筱低声呢喃,虽然模糊不清,季景程已经依稀分辨出来,他的眼神微暗,定定地看着夜清筱。

  关于夜清筱的事情,他知道得很清楚,知道她曾被闻坤带走去做实验,也知道闻坤给她做过心脏移植手术,他从靳修溟那里了解过,夜清筱的身体情况很严重,并不适合贸然手术,会有极高的风险,一个不甚就会死亡,这也是当初夜家人犹豫的原因,毕竟他们也不愿拿女儿的生命冒险。

  但是闻坤显然不是会有这样的顾虑,对于他来说,夜清筱就是一个实验体,是死是活并不在乎,自然敢动手,只是夜清筱运气好,挺过来了。

  靳修溟曾给夜清筱做过身体检查,移植的心脏跟她的契合度非常高,几乎没有排异反应。可是现在看夜清筱的样子,似乎她对心脏移植这件事非常排斥,就连在梦里都觉得痛苦非常,难道说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季景程自认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是这一刻,看着那个女孩陷入在梦魇中,痛苦无助的样子,他第一次产生了想要了解事情经过的欲望,他想帮助她走出这一场噩梦。

  “妈妈,爸爸,歌儿,救我……”夜清筱低声呢喃着,脸上全是眼泪。

  季景程幽幽地看着她,你到底梦见了什么呢?

  “不要,我不要——心——”

  听着她的呢喃,季景程终究没有忍住,轻轻将她抱在了怀里,低声开口:“没有人换心,没有,你做的一切都是噩梦,不是真的。”他的语气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和怜惜。

  梦中的夜清筱感觉到了一股温暖,身体下意识地往温暖源上靠去,整个人都窝在了季景程的怀中,手无意识地抱紧了他的腰。

  季景程的身子紧绷地厉害,实在是有些不适应,但看着她渐渐舒展的眉头,最后还是没动,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他只穿了一件衬衫,夜清筱的身体滚烫,透过衬衫,清晰地传递到了他的身上。

  季景程是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反应,他的脸色很难看,从来没有觉得这么丢人过,幸好这姑娘是睡着了,没有意识,不然自己就真的成了流氓了。

  他想将夜清筱放到床上,毕竟他还要给她物理降温,这样的姿势不方便,而且万一夜清筱要是醒了,他也解释不清楚。

  但是夜清筱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虽然是无意识的,可他也不敢太用力掰开她的手,怕惊醒她。

  季景程活了三十一岁,第一次遇到这么麻烦的事情,他有些后悔,刚才就应该让护士来帮忙的。现在好了,让自己陷入了这样尴尬的境地。

  季景程眉头皱成了一团,人却没动,为了转移注意力,只好想着归队以后对队员的训练方案,这样想着,心思倒是真的转移了不少,等到他回过神来,夜清筱已经睡得十分安然了。

  他尝试着将她的手松开,没想到这次倒是很顺利,将她放在床上,看着她恬静的睡颜,一时间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如释重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伸手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虽然还有些烫,但不至于烫的吓人,热度总算是下去一点了,松了口气,他可真的折腾不起了,从来没想过女人是这样麻烦的一种生物,尤其是一个生病的柔弱女人。

  他回到椅子椅子上,就这样靠着椅子背睡了过去。

  夜清筱一大早就醒了,醒来时季景程还在睡,她怔怔地看了一眼,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

  她想了想,才想起来昨晚上好像是自己发烧太严重了,所以这人才将自己送到了医院里,所以他是一夜未走吗?就这样守了自己一夜?

  夜清筱记得清醒时候的事情,但是睡着之后的事情则是毫无印象了,自然不知道自己昨夜扒着人家不放,将人家当成了避风港。

  季景程睡得不是很舒服,察觉到有人看他,睁开了眼睛,恰好对上了夜清筱的目光。

  夜清筱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麻烦了人家那么多,“季先生,你醒了。”她有些尴尬,只不过烧了一夜,嗓子干涩,说话都是沙哑的。

  季景程微微挑眉,季先生?

  她的脸色很苍白,唇都起皮了,状态很不好,季景程也没说什么,起身去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

  “谢谢。”夜清筱轻声说道,小口小口地喝着,她现在确实很渴。

  季景程很自然地将手搁在了她的额头上,试探着温度,还是有些烧,看来还要继续打点滴。

  他无所觉,夜清筱的身子却顿时僵硬了,却也没动,只是捧着杯子的手微微收紧。

  “你还有些烧,我去叫医生,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夜清筱摇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完全没胃口。

  “多少吃一点,我去给你买完白粥吧,清淡点。”他自顾做了决定,说完就走了。

  整个病房里只有夜清筱一个人,她打量了一眼病房,还是单人病房。她拿起手机给清歌打了一个电话,因为记得季景程说了清歌要过来的事情。

  电话没有打通,显示是关机状态,想必清歌已经上飞机了,夜清筱作罢,其实本来她是不想让清歌来的。

  医生很快就来了,给她重新开了药,“今天还是继续打点滴,配合西药,好得快一点。”

  夜清筱十分配合地点点头,她现在浑身不舒服,发烧烧的她整个人都酸软无力,头重脚轻的,就算是想走,只怕也走不了。

  护士来给她挂针,没看到季景程,不禁好奇地问了一句,“你男朋友去哪儿了?他对你可真好,昨晚上守了你一夜,我来换药的时候还看到他抱着你睡,安慰你呢。”

  夜清筱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护士,“他抱着我?”

  护士不明所以,“是啊。”

  夜清筱不语,心湖激荡,季景程抱着她,这是什么情况?

  她自然不会认为季景程是想占她便宜,那样的人,不屑做这样的事情,她想到的更多,昨晚上她做了很多噩梦,难道说自己无意中说出了什么?

  想到这里,夜清筱的脸色变得越发苍白,眼底闪过一丝恐惧,季景程不会知道了什么吧?

  “你怎么了?”护士看着夜清筱的异样,不禁问道。

  夜清筱回神,摇头,“没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是朋友而已。”

  护士了然,哦了一声,嘴角的笑很暧昧,显然是将季景程当成了她的追求者,一副“我懂得”的神情。

  临走的时候,护士笑着说了一句,“虽然暂时还不是男朋友,但是这人不错,跟你很配哦。”

  夜清筱无力,却不想解释了,以后想必她也不会再来京都了,见不到这个护士了,没什么好解释的。她现在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自己昨晚上有没有无意识说了什么。

  ------题外话------

  季队:她不是我女朋友,你误会了。

  清筱:他不是我男朋友,真的。

  护士一脸暧昧:我懂我懂。

  某离全程姨母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99456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