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469.(3更)

469.(3更)


  美琳娜见到自己的丈夫,情绪一下子就激动了,“你们放开我的丈夫,不然我杀了她,拉上你们所有人陪葬。”

  首相夫人示意清歌等人后退一步,自己则是走到了最前面,“我大致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伊文为国家工作多年,埃默里还曾多次夸奖他工作认真,这样的人是不会主动背叛国家的,我相信你们是被逼迫的,而这几位都是夏国的友军,他们是来帮助我们扫平反政府军的人,也是要对付赤练的人,是我们的朋友,对待朋友应该真诚,而不是威胁。”

  “你住嘴。”美琳娜打断她,“风凉话谁都会说,他们帮的是首相,不是我的丈夫,我的丈夫多无辜,若不是你们之间的征战,我的丈夫怎么会被他们控制,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你们不会明白我们们的痛苦。”

  美琳娜和丈夫结婚多年,夫妻恩爱,感情很好,可是自从丈夫被赤练的人控制了之后,性格就完全变了,尤其是D瘾发作的事情,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六亲不认,看的美琳娜十分心痛。

  她觉得赤练既然能研究出这样的D品,那就肯定有办法解决这种隐患,所以她要用本·林德还有夜清筱去跟赤练做交易。

  她知道这是一次危险的尝试,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她跟她的丈夫一起踏上不归路,可是没有办法了,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所以现在不管首相夫人提出了什么,她都不会心动。

  “我只要那个人,除了那个人,我什么都不要,给我们准备一辆车,我要带我的丈夫一起离开。”美琳娜提出条件。

  “美琳娜,如果你是想用这个人去换取你丈夫的自由,那我劝你放弃吧,那种D品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戒掉,没有任何的药品可以缓解。”清歌缓声开口,看着伊文的眼神有着怜悯,她自己是亲身试验过的,自然知道其中的艰辛。

  “你胡说,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少在这里欺骗我,以为这样我就会放了这个女人吗?想都不要想,看你们这么在乎她的样子,想必她对于你们来说很重要吧?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放了我的丈夫,将那个男人交给我,不然我就带着这个女人同归于尽,我的身上真的有炸药,这个不是骗你们的。”

  夜清筱冲着清歌摇头,她此时就紧紧地贴在美琳娜的身上,后背能清晰地感觉到美琳娜的身上确实绑了东西,跟炸药很像。

  清歌心一沉,低声在首相夫人耳边说了两句。

  而此时,季景程早在首相夫人来的时候就悄然退走了,他径直下楼,去了外面,打算爬上三楼,从另一间包厢出去,那个方位刚好是美琳娜的后方。

  因为首相夫人的出现,美琳娜没有注意到季景程的离开,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昏迷的丈夫身上。

  这时候,美琳娜的丈夫伊文醒了,看见美琳娜,顿时惊叫道:“美琳娜,你在做什么?”

  美琳娜看见丈夫,眼眶顿时就红了,“伊文,他们抓了你。”

  伊文苦笑,“美琳娜,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醒来的第一时间,他就想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他知道妻子一直想要帮他摆脱赤练的控制,可是他自己知道,没用的,D品这个东西,一旦沾染上,很难戒掉,起码他没有那么强的意志力。

  “美琳娜,算了吧,放下枪吧,死在祖国总比死在外面好。”伊文自暴自弃地说道,早在当初,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也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他甚至希望自己能早点暴露了,这样就不用受制于人了。

  美琳娜摇头,泪水不自觉滑落,“不可以,伊文,这不是你的错,你也不想的,是他们逼迫的。”她忽然看向了清歌,“你刚才说有办法让和伊文离开这里重新开始,还算数吗?”

  清歌点头,“算数,但是前提是你要将她放了。”

  “不行,我现在不能放了她,不然你们反悔怎么办,我也不要那个男人了,将我的丈夫放了,给我们准备一辆车,等我们安全之后,我就让这个女人回来。”

  “不可以,你必须现在就放了她。”清歌说道,“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当你的人质。”

  “你可比她厉害多了,要是换做你,到底是你是人质还是我是人质都不一定,你觉得我会答应这样的条件?”美琳娜一口否决了清歌的建议,但同时她也更加明白夜清筱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越发不想放夜清筱回去了,要是夜清筱的身份足够高,或许真的可以用她跟赤练交换一些东西。

  到了现在,美琳娜都没有放弃要跟赤练做交易救自己的丈夫。

  “我可以用手铐拷住我自己的双手,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会反抗。”清歌说道,无论如何,她都要先将夜清筱换出来。

  “还是我来吧。”首相夫人开口,“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用我做人质,分量比这个小姑娘要重得多。”

  她的话音刚落,众人都是一惊,沙连国那边跟着来的人脸色已经变了,显然不会同意她的这个建议。

  季景程已经隐藏在包厢门后了,跟美琳娜和夜清筱就隔了一扇门,他悄悄打开了一条门缝,发现自己距离美琳娜还是有些距离。

  他往靳修溟的方向看了一眼,靳修溟看过去,季景程打了一个手势,靳修溟微微点头。

  靳修溟上前,直接走到了清歌的面前,这个位置刚好挡住了伊文的视线,使他看不到季景程的方向,“你只有一个人,虽然你手里有一个人质,但是你的丈夫同样在我们的手里,你也应该想想你丈夫。”

  “美琳娜算了吧,放下枪吧,我已经不想活了,这样活着太痛苦了,美琳娜,求你,放下吧。”伊文也开口,神情十分颓丧。

  美琳娜哭泣,伤心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自己豁出了命去想办法救他,可是自己的丈夫却放弃了,这让她地一切努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你在说什么,伊文,会有办法的,不要放弃,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去到一个赤练找不到我们的地方,然后我们就戒D,我相信一定会成功的,刚才那个女人不是说了吗,只要意志力足够坚定,是可以戒掉的。”

  美琳娜不想放弃,也不愿意放弃。只是伊文完全不反抗,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你看,连你丈夫自己都放弃了,你还在挣扎什么,将人放了吧。”靳修溟开口,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去。

  美琳娜后退几步,往季景程所在的包厢更近了一些,“别过来了,不然我真的开枪了。”

  伊文闭上了眼睛,神情痛苦,他知道,是自己逼妻子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当初若不是他一念之差,也不会被人算计,最后沦为赤练的帮凶。

  要是可以,他宁愿跟赤练血拼到底,也不愿帮这些侵略他们祖国的刽子手。可是D瘾发作起来真的太痛苦了,他没有抵抗住,他知道自己是懦夫,是沙连国的罪人,他早就该死了。

  “美琳娜,算了吧。”伊文颓然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包厢的门半开,季景程看准时机,一个飞扑,第一时间握住了美琳娜握枪的手腕。

  美琳娜大惊,刚扣下扳机,手上就是一阵剧痛,枪差点飞出去。

  靳修溟离得近,飞身上前,一把将夜清筱扯了过来,清歌接住了姐姐。

  而季景程此时也已经夺下了美琳娜手里的枪,将人制服。

  “姐,没事吧?”清歌神情担忧,因为夜清筱现在的状态实在是有些差。

  夜清筱摇头,“我没事。”

  清歌冷冷地看着美琳娜,却没有说什么,认真说起来,美琳娜也是个可怜人,若非赤练的人用D品控制她的丈夫,毁了她的家,她也不会走上这一步。

  首相夫人轻轻叹气,深深看了一眼美琳娜就离开了,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专人负责。

  伊文看见妻子落网,悲痛大哭。

  清歌冷眼看着,对此人却没有什么同情心,“这种D品虽然霸道,但并不是不可以戒掉的,只要你的意志足够坚定,任何D瘾都可以戒掉。”

  伊文还没说什么,美琳娜却叫道:“被控制的人不是你,你当然可以这么说,你知道伊文有多痛苦吗?你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你怎么知道那种痛苦。”

  清歌神情淡淡,“我经历过,我曾经也被人注射过那种D品,但是最后,我戒掉了。”

  她的话让美琳娜和伊文都愣在了当场,就连夜清筱都震惊地看着她,她不知道清歌曾被注射过D品。

  美琳娜、伊文还有昏迷的本·林德都被带走了,就剩下了他们四个。

  “姐,我现在先送你去医院。”清歌说道,神情着急。

  “等等,先别动。”靳修溟开口,给夜清筱检查了一下,“腿骨骨折了,最好是不要动,免得加重伤势,季景程,将人抱起来。”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98706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