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488.那一份感情(1更)

488.那一份感情(1更)


  这一天,清歌哪里都没去,就陪着杜雨若,就连那天晚上都住在了杜雨若的家里。

  杜雨若的精神状态很差,清歌担心她会出事,可谓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杜雨若坐在沙发里,怀里抱着一个抱枕,一动不动,她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从餐厅里回来,她就一直很安静,不哭不闹,就像是一个布偶娃娃,丢失了所有的情绪。

  清歌去厨房,想给她倒杯水,才发现没水了,她找了半天才找到电热壶,烧水的过程中,她往客厅里看了一眼,杜雨若依旧保持着刚才的那个姿势不变,神情木然,她深深叹气,心中涌动着一股无力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帮助到这个可怜的姑娘。

  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对于杜雨若来说,阿诺意味着什么,那不仅是她的爱人,更是她的精神支柱,是她半生的救赎。

  清歌将水放在面前的茶几上,轻声开口:“雨若,先喝口水好不好?”

  杜雨若没有反应。

  哀大莫过于心死,或许就是杜雨若现在的样子。

  清歌陪着杜雨若在客厅里坐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杜雨若才开口:“我想去看看他。”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她的嗓子十分干涩。

  清歌先是一愣,随即点头:“好,你先吃点东西,等你吃完我就带你去看他。”

  “我不想吃,清歌,我吃不下。”她的嗓子很疼,可对于她来说,这点疼痛却已经无关紧要。

  “雨若,你一定要吃一点,你总不希望自己一脸憔悴地去见他,对吧?”

  最终,在清歌的劝说下,杜雨若喝了小半碗粥,尽管不多,但起码肯吃东西了。

  杜雨若换了一件衣服,还花了一个淡淡的妆容,让自己看起来精神多了。

  “清歌,我这身好看吗?”她问,眼神空洞。

  清歌心中发酸,点点头,“很好看,今天的你比平时更好看。”

  杜雨若微笑,“那就好,我不想让阿诺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我要让他知道,这些年我过得很好,不能让他担心我。”

  清歌移开目光,强忍着想要落泪的冲动。

  墓园里,依旧安安静静的,除了清歌他们,谁也没有。葬在这里的人都是无名英雄,即便不为外界所知,却不能否认他们的功绩。

  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年轻的,甚至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他们将青春奉献给了部队,将生命献给了祖国,他们都是一群伟大的人。

  赵锐的墓碑前,杜雨若坐在了地上,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笑了,“原来他穿军装的样子是这样的,真好看。”

  她笑着,却泪流满面。

  清歌走到远处,不愿打扰他们相处。

  “阿诺,我来了,来看你。”杜雨若轻轻开口,嗓音温柔,“我昨天才知道原来你叫赵锐,但是我更喜欢阿诺这个名字。阿诺,这么多年不见,你还好吗?”

  “这些年我很好,开着我们两个的酒吧,等你回来找我。阿诺,我找到了家人,我的父亲和哥哥,他们对我很好,以后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这样你是否可以安心一些?”

  她轻轻地靠在墓碑上,就像是曾经靠在阿诺的怀里一样,眉眼温柔,眼中是满满的思念,“阿诺,我很想你,很想很想,我常常在想,会不会有一天,你忽然就从天而降了,然后对我说,‘雨若,我回来了,按照约定,回来娶你,我想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很高兴,迫不及待地答应,然后拉着你去民政局,生怕你反悔,哈哈,很傻,是不是?”

  没有人回答她,冰冷的墓碑上,那个男人再也不会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再也不会温柔地说:“傻姑娘,你还有我呢。从今以后,没有人可以欺负你,我会保护你,给你一个温暖的家,然后我们再生一个可爱的孩子,我会陪你看夕阳,然后慢慢变老,我会让你先走,不让你孤独地留在这个世上。”

  “阿诺,你说会陪我慢慢变老,然后走在我后面,不让我难过,你从未骗过我,可这一次,你食言了。”她轻轻抱住了墓碑,就像曾经抱着那个男人一般。

  “我终于等到了你,却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拥抱你,亲吻你,以后没有人会给我做饭,叫我起床,对我说给我一个家,保护我不受伤害,阿诺,没有你,我害怕。”

  清歌等在了山下,没有再上去,她想杜雨若更愿意一个人在上面。

  一辆车缓缓停在了墓园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了,行色匆匆。他询问了这里的工作人员,清歌听到了赵锐的名字,朝他看去。

  男人似乎要上山,清歌拦住了他,“你认识赵锐?”

  男人停住了脚步,打量着清歌,“你是谁?”

  清歌做了自我介绍,然后问道:“请问你是赵锐的战友吗?”

  男人缓和了神情,温声开口:“是的。”这些年除了他们几个战友,没人来看过赵锐,今天接到这里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有人来看赵锐,他急匆匆就从部队里赶过来了。

  “我朋友现在正在上面看赵锐,能不能先给他们一些时间。”

  “你的朋友是叫菀菀吗?”男人问。

  清歌点头。

  “原来真的是她。”男人怔怔,说了一句,然后走到了一边,没有再上去。

  清歌走到了男人地身边,轻声问道:“方便跟我说说赵锐的事情吗?”

  男人点头,过去了这么多年,赵锐的案子早就结束了,没什么不能说的。从男人的口中,清歌知道了更多,原来当初的赵锐是某一特战队的队员,在一次配合警方的缉毒行动中,因为他的失误,害的那次行动失败,他主动提出去做卧底,想要瓦解那个贩毒集团,以弥补自己的过失。

  而这一卧底就是好几年。

  他的演技很好,骗过了所有人,成功收集到了罪犯的犯罪证据,在最后的收网行动中,他为了救一个缉毒警察,牺牲了,年仅二十六岁。

  “当时我跟赵锐见过一次,他跟我提了一个叫做菀菀的女孩子,那是他第一次跟我提起,也是最后一次,他牺牲前,曾跟我说等那次行动结束,就向队里提出申请,转到地方,跟那个女孩子结婚,给她一个家。”男人说到这里,十分难过,到现在他依旧记得赵锐提起这个叫做菀菀的姑娘时,神情是多么温柔。

  “赵锐牺牲之后,我曾经去找过这个叫做菀菀的女孩子,可是到了酒吧门口,我没有进去。”

  “为什么?”清歌不解,既然当时就已经找到了杜雨若,为什么不进去跟她说清楚。

  “赵锐临死的时候求我不要将他的死告诉那个女孩子。”男人叹息。

  他记得赵锐的原话是这么说的:“我的菀菀前半生很苦,受了很多罪,我不想让她知道我死了,那样她会伤心的,我最见不得她落泪,不要告诉她,或许过几年她就会忘了我,找到一个比我更好,更爱她的男人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如果有一天,你看到她幸福了,替我跟她说一声祝福。”

  清歌红了眼眶,她猜到了赵锐当时的想法,只是很遗憾,杜雨若是个固执且长情的姑娘,至今仍在原地傻傻地等待他的归来。

  “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那个叫做菀菀的女孩子,我答应了赵锐,要是她找到自己的幸福,结婚了,我要替他参加她的婚礼,替她送上一份祝福。”

  清歌定定地看着他,“你既然知道雨若一直在等他,为什么不站出来告诉她?或许她不用空等这么多年。”

  男人微微垂眸,“我答应了赵锐,绝对不会主动去找她,不会让她知道真相。我也没想到,她会等这么多年。”

  男人眼底满是遗憾,这个姑娘对赵锐可谓是真爱了,要是赵锐还活着,他们一定还有一个幸福的家,或许现在孩子都很大了,可惜……

  男人最终没有上去,只是交给了清歌一个盒子,说这里面是赵锐的遗物,拜托她转交给杜雨若。

  “这里面还有赵锐一辈子的积蓄,也是留给她的,你都一并帮我转交了吧。”

  清歌抱着盒子,慢慢走上山去,她的视线从一座座墓碑上掠过,墓碑上的照片太年轻,有男有女,但无一例外都穿着军装。

  她的心情很沉重,心脏发疼,每一步都走的很缓慢,这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走到赵锐的墓碑前,杜雨若还坐在地上,轻轻说这话,她的嘴角带着笑,神情悲伤而绝望。

  清歌站在不远处,没有上前,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叹气。

  杜雨若在赵锐的墓碑前坐了一天,一直到太阳落山,才跟着清歌离开。

  “以后我能常常来看他吗?”杜雨若问道。

  这里是烈士墓园,是那些无名英雄的安眠之地,除了家属和军人,其他人不能入内,按照法律上的关系,杜雨若和赵锐不是夫妻,按理是不能进来的。

  “我会帮你想办法。”清歌说道。

  “清歌,谢谢。”杜雨若感激地说道。

  ------题外话------

  鼻子酸酸的,很想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98051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