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499.林一航挨批(2更)

499.林一航挨批(2更)


  木兮晚上吃的有点咸,半夜被可醒了,下楼来喝水就看到林一航鬼鬼祟祟地从外面回来。

  “林一航。”木兮出声。

  林一航被吓得差点跳起来,客厅的灯一下子就亮了,他眨眨眼,看清了站在楼梯口的身影,拍拍胸口,“姐,你吓死我了。”

  “这么晚了,你干嘛去了?”

  林一航闻言,神情闪烁,“没干嘛啊,就是下楼喝水。”

  “喝个水从外面回来?”木兮根本不信。

  “喝完水我觉得有点闷就去花园里走了走。姐,我困了,先去睡了哈。”

  木兮挡在他的面前不让走,“说清楚,你晚上干嘛去了?你要是不跟我说,我就告诉妈妈去。”

  “别啊,姐,我真的没干嘛,就在花园里走了走,真的,你相信我。”

  木兮神情淡淡的,定定地看着他,眸光摄人,“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不说实话,我就告诉妈妈去了。”

  林一航顾左右而言它,死活不说晚上去做了什么,木兮见状,抬脚就走,作势要去找木锦云,却被林一航一把拉住,“姐,我错了,我说还不行吗?”

  听完林一航今晚上做的事情,木兮脸色铁青,抬手就要打他,林一航也不敢躲,闭着眼睛,大气不敢出。

  木兮这一巴掌终究是没有落下来,心中惊怒交加,还有些着急,这件事要是被人知道了,后果很严重。

  “回来再收拾你。”木兮冷声说道,回房间匆匆换了一件衣服就出门了。

  林一航见木兮神色匆匆的样子,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可能闯大祸了,不禁也有些慌乱。

  清歌半夜接到木兮的电话,听着她着急的话语,睡意散去了一半,从床上坐起来,她刚一动,靳修溟就醒了,也跟着起来,疑惑地看着她。

  清歌摇头,对电话另一端的木兮说道:“你先别急,我现在就过来。”

  靳修溟闻言,不禁问道:“怎么了?”

  清歌一边换衣服,一边将事情说了一边,“那个路口有监控,只怕是将经过都拍下来了,我去想办法将监控毁了。”

  靳修溟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按住了她的手,“行了,就这点小事,还需要亲自赶过去,你给木兮打电话让她先回家,这件事我来办。”

  “你来?”

  “怎么?不相信我啊,就这么一点小事我还是能搞定的。”靳修溟笑着说道,拿起手机拨出去一串号码,是冷一飞的。

  清歌撇嘴,果然最后办的人是冷一飞。

  冷一飞大半夜被打扰了睡眠,那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十分迅速地就将事情给搞定了。

  靳修溟晃了晃手机,“搞定。”

  清歌翻白眼,“那也是人家冷一飞厉害,而不是你,你就动动嘴皮子。”

  闻言,靳修溟挑眉,“老婆,你这是不相信我啊?看来太久没有教训你,你都不知道老公的厉害了。”

  清歌呵呵笑,“你厉害,你最厉害,事情真的搞定了吗?不会还留下什么证据吧?”

  靳修溟不说话,只是幽幽地看着她,清歌讪讪,好吧,靳修溟要办的事情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

  清歌先给木兮打了电话,然后就准备睡觉了,结果一转头,这人还看着她呢,不禁挑眉,“不睡?”

  靳修溟幽幽开口:“被自己的老婆怀疑能力,你觉得我还能睡得着?”

  清歌一脸黑线,她总觉得这话有歧义,似乎意有所指啊,她装傻,“我困了,先睡了。”

  刚一躺下,身后就跟上来一双手,抱住了她的腰,“现在还睡得着,嗯?”嗓音低沉而磁性。

  清歌泪流满面,这人怎么还带色诱的呀,这大半夜的,多让人兽血沸腾啊,她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要心无杂念,马上睡觉,可是放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却十分不安分,从睡衣下摆滑了进去,在她的身上到处点火。

  耳垂被含住,靳修溟的呼吸就喷洒在她的脖颈间,她的身子抖了抖,按住了靳修溟不断作乱的手。

  “先睡觉,先睡觉。”这睡前运动刚做过,哪里能马上就接着做啊,这会儿她的腿还是酸的呢,可不想再来一次。

  这几个月都在沙连国执行任务,根本没有机会,回来之后顾忌着清歌的心情和身上的伤也没敢过分,今晚上刚刚开了荤,靳修溟怎么忍得住,手被按住了,嘴却没有停。

  “你睡你的,我来就好。”

  清歌瞪眼,哪里有这样的?他这么动,自己还能睡着?

  “你不困?”

  “不困,现在特别清醒,我们来做生命运动,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靳修溟模糊不清地说道,含着她的耳垂轻轻吮吸着。

  清歌的身子一个哆嗦,耳垂是她的敏感点,这挑逗,实在是让她的身子发软。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牢不可摧了,不需要再增进了。”清歌说道,声音软软的,不同于平时。

  靳修溟的眼底满是笑意,嘴唇已经从耳垂移到了脖子上,直接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那只被清歌按住的手已经解脱出来,直接一路往下滑去,带起一阵阵颤栗。

  他太熟悉清歌的身体了,自然知道哪里能让她受不了,没多会儿,卧室里就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

  木兮匆匆回到家里的时候,林一航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还没睡,听到门外的动静,直接打开了门,与木兮撞了一个正着。

  木兮走进去,反手关上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林一航被她看着,低下头去,不敢说话,他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木兮的这段时间一直忐忑不安着。

  “知道自己错了吗?”木兮冷声问道。

  林一航小心抬头眼,悄悄看了木兮一眼,点头,“姐,我真的知道错了。”

  “说吧,错哪里了?”

  “不……不该找人打林芷芊,还留下了证据。”

  “还有呢?”

  林一航啊了一声,“还有?”

  木兮冷冷地看着他,林一航顿时就焉了,小声开口:“姐,我本来就只想打她一棍子,谁知道这人嘴巴太贱了,说话太难听,我没忍住,就多打了几下。姐,我控制了力道的,只会让她疼,不会打坏的。”

  木兮心中又气又急,“林一航,你到底知不知道林芷芊要是报警,你是会抓走的?”

  “我知道啊,所以我把她的包拿走扔到了垃圾箱里。”林一航心虚地说道,其实到了现在,他哪里好不知道自己错了,他小心翼翼地拉住木兮的衣袖,轻声开口,“姐,我就是看不惯她那么欺负你,颠倒黑白,你因为她受了多少委屈,泽阳哥的家里人来家里那天,她还说那样的话,分明就是想让泽阳哥的家里人都不喜欢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打她一顿都是轻的。”

  “打人是最下等的方法,林一航,要是被警察知道了,你赔进去的就是自己的一辈子,你明白吗?”

  林一航心虚,低着头不敢看木兮,“我都处理干净了,林芷芊没有看到我,不会知道是我干的,她那样的性格,肯定得罪了很多人,谁知道是谁打的。”

  木兮被他气得,再次抬手想要打人,怎么会有这么天真的人,现在到处都是监控,他还以为自己做的多高明啊。

  “你以为林芷芊看不到就算了,附近的监控早就将你的行为录下来了。”

  林一航脸色发白,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可能啊,我戴了帽子……和口罩。”

  “警察真有心想查怎么会查不出来。”

  林一航害怕了,拉着木兮的衣服不放手,“姐,那现在怎么办?”

  “跟你一起去的那个人是谁?”

  林一航眼神闪烁,支支吾吾,不肯说。

  “是风泽阳?”木兮问道。

  林一航摇头,“不是,我本来是想告诉泽阳哥的,但是最后我要是没说。泽阳哥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是我一个人的主意。”

  “那是谁?”

  林一航不敢说。

  木兮拍了他一下,力道不算重,但也绝对不轻。

  林一航皱鼻子,却不敢叫出声,这要是被木锦云知道了,他是肯定要挨打的。

  “还不说?我真告诉爸爸了。”

  “说,我说,姐,你不要告诉爸爸,爸爸会打死我的。”林一航苦了脸,将另一个人供了出来,是他的同学,两人可谓是把臭味相投,平日里在学校也是焦不离孟的。

  “姐,林芷芊该不会真的报警吧?”

  木兮斜睨他,“现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之前干嘛去了?林一航,你做事能不能用点脑子?”

  林一航完全不敢说话,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毫无精神,任由木兮数落着。

  “姐,现在怎么办啊?其实这件事跟我同学也没什么关系,主意是我出的,我才是主谋,姐,要是警察真的查出来了,你能不能帮帮我同学啊。”

  木兮被气笑了,“你倒是挺讲义气。”

  林一航挺了挺胸,“那是当然,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是我的错,我认。”

  “好,这话是你说的,天亮之后自己去跟妈妈承认错误去。”木兮说道。虽然心中感动于林一航对自己的维护,但这样的行为却不能纵容,不然谁知道以后林一航是不是会闯出更大的祸来。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97678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