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517.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2(2更)

517.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2(2更)


  形势看似对木兮十分不利,而那几个彪形大汉此时看着木兮的目光也像是看着待宰的羔羊,甚至在那里肆无忌惮地调笑,根本没有注意到木兮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

  他们曾经接受过抗药性训练,虽然不是百毒不侵,但短时间内,这些药物想要侵蚀她的神智也是不可能的,而此时她的战力即便不是巅峰,对付这几个人却不成问题。

  “谁指使你们的?”木兮冷声问道,李丽跟她算得上是无冤无仇,而她却要这样算计自己,显然不是出于她自己的原因,应该是有人指使。

  木兮朋友不多,但敌人也没几个,唯一算得上是敌人的只怕就是林芷芊。

  “是林芷芊?”

  “什么林芷芊,张芷芊的,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丫头,我们劝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就算是拖延时间,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反倒是会多等来几个人疼你。”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大汉笑呵呵地说道,那火热的眼神肆无忌惮地在木兮的身上扫视。

  虽然这小妞脸蛋长得不咋样,但身材看上去还不错,灯一关,倒也是一种享受。

  他搓着手,朝着木兮一步步走来,木兮站在原地没有动,她在蓄力,务必要做到一击即中。

  就在男人伸手,想要抓住她手臂的一瞬间,木兮动了,她抓住男人的手腕,用力一扭,房间里的顿时传来一声惨叫,下一秒,他就跪在了地上,而木兮则是刚好收回了脚。

  膝盖撞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响,疼得他仿佛骨头都要裂开了。

  其他两人见状,顿时停住了脚步,愣愣地看着木兮,没有想到木兮竟然有这样的战力。

  而另一个房间内,林芷芊和姚仲薇看着这一幕,神情呆滞。

  林芷芊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姚仲薇的衣领,冷声质问道:“你不是说给木兮下药了吗?不是说她肯定没有反抗之力了吗?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我解释清楚。”

  姚仲薇也是一脸震惊,她也不知道啊。

  “这件事是李丽做的,她很肯定地跟我说已经将下药的饮料给木兮喝下去了。”姚仲薇急忙解释。而木兮刚进入房间的时候,脸色潮红,眼神迷离,确实是中了药的迹象,谁知道现在竟然生龙活虎的,还能将一个大汉给打趴下。

  “喝下去了?你看看这是喝下去的表现吗?你给我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清楚。”林芷芊暴怒,就木兮这样的状态,哪里有一点中了药的迹象,她都怀疑其实从头到尾都是木兮在跟她演戏,难道说木兮早就知道自己也在这里?

  林芷芊心惊肉跳,直觉不好。她放开姚仲薇就要离开,却被姚仲薇拉住了,“现在不能走,你现在要是走出去就会跟木兮撞上,倒时候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林芷芊的脚步一顿,对对对,就算木兮猜到了是自己做的又能怎么样,她没有证据就拿自己没办法,可自己要是主动出去,被撞上了,那就真的什么都说不清楚了。

  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木兮已经将三人解决了,三个大男人齐齐跪在地上,不是捂着肚子就是捂着肩膀或者是手臂,一脸惨白,惊惧地看着木兮。

  这还是个姑娘吗?都这样了,竟然打他们就跟打死狗一样。

  木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冷声问道:“谁指使你们的?”

  疑似三人中老大的男人闻言,小心地看了一眼客厅的窗帘,木兮眼神微冷,“不用看了,我知道那里有摄像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不仅是客厅,卧室、浴室这些地方也有摄像头吧?”

  男人脸色微变,没有说话,到了今天这份上,想必这女人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说出你们背后的人,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木兮强忍着身体中涌起的一波波热潮,她需要证实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林芷芊做的。

  终于,有个男人动摇了,看了一眼那个疑似老大的男人,小声开口:“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找我们的是一个叫姚仲薇的女人,我们跟她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以前也帮她这样教训过别人。”

  只是那些人被拍下了视频,根本不敢声张,所以他们干了几次之后就上瘾了,暗地里帮姚仲薇教训过好几次跟她作对的人。

  今天这次他们也没当回事儿,姚仲薇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就过来了,哪里想到竟然会惹出这样一个女罗刹。

  姚仲薇?木兮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记忆中似乎并不认识这样一个人。

  “还有呢,将你们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不然我现在就报警。”木兮的手中拿着手机,她刚才已经给清歌和风泽阳打了电话,两人都在赶来的路上,但是风泽阳在路上遇到了一起车祸,那段路现在堵的厉害,他跟清歌谁先到还未必。

  清歌跟靳修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靳修溟随身还带着一个小型的医药箱。

  三人知道的事情不多,就算说也说不出什么来,木兮问了两句,察觉到身体的异样,也不敢在这个房间里待着,直接走到了门口,将三人关在了房间里,而她自己则是直接站在了门口。

  按照三人对姚仲薇的了解,姚仲薇此时应该还在这个会所里,就是不知道躲在了哪里看戏,她刚才逼问三人的时候顺便将客厅的监控遮住了,不过也不能保证姚仲薇没离开。

  而此时,姚仲薇和林芷芊被堵在房间里,他们看不到走廊里的情况,只以为木兮离开了,林芷芊趁机想走,结果刚一打开门就跟木兮遇上了。

  林芷芊神情微变,却很快镇定下来,冷冷地看着木兮,“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是觉得马上可以飞上枝头了,所以要原形毕露了?”她一脸嘲讽,看似与以往没有不同,可她拎着包的手却指节发白,她心中很紧张,生怕木兮将今晚上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木兮冷冷地盯着林芷芊,到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幕后真正的主使者真的就是林芷芊,至于那个叫做姚仲薇的,只怕是林芷芊的化名或者是帮林芷芊做事的一颗棋子。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木兮面无表情地问道。

  林芷芊皱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木兮,我今晚上还有事儿,不想跟你吵架。”她想越过木兮离开,再耽搁下去,等木兮反应过来了,只怕自己没好果子吃。

  木兮拦住她的去路,眼神凌厉且冰冷,配上她脸上不正常的潮红,怎么看情况都有些不对。

  “木兮,你想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林芷芊,你自己也是个女孩子,你应该知道名节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重要,可你还是这样做了,甚至还想录下视频,你想做什么?彻底毁了我?”

  林芷芊眸色变幻不定,脸色铁青,气得浑身颤抖,“木兮,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找人玷污你名节了。”

  木兮眸光越发锐利,一针见血道:“我刚才可没说你找人玷污我名节,林芷芊你在心虚什么?”

  林芷芊倒退了两步,心中暗叫不好,她刚才心慌意乱,竟然自己暴露了。

  木兮想也不想地给了林芷芊一巴掌,重重地巴掌声将林芷芊的头都打的歪到了一边,她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若非木兮现在还要努力克制身体中一阵阵涌动的药力,只怕这一巴掌还要更重。

  林芷芊被打了,却不敢发火,生怕真的惹怒了这个女罗刹,被揍一顿,她现在只想走,不然等下木兮发狂,她招架不住。

  但今天注定了林芷芊是走不了了,因为清歌和靳修溟赶到了。

  风泽阳接到木兮的电话后是心急如焚,可今晚上这个路段发生了一起车祸,死了三个人,路段封闭,他只能转道,反而绕了远路,让清歌他们先到了。

  清歌在外面混了三年,跟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接触的东西远比木兮等在部队的人,那些肮脏手段自己不用却也见别人用过,一眼就看出了木兮的问题。

  靳修溟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一支针管和试剂。

  木兮见到清歌来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一放松,被压制的药性瞬间爆发,让她的脸色越发潮红。靳修溟快速地抓住她的手腕,将针管里的试剂注射进了她的体内。

  “我不知道这个药效果怎么样,只能暂时先压制一下,等下就送你去医院。”

  木兮点点头,靠在墙上没有说话。

  林芷芊在看到清歌和靳修溟一起出现时,就知道今晚上自己完了,根本就走不了了。

  林芷芊看到清歌一步步逼近,不由地不断倒退,颤声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那就是知法犯法。”

  清歌笑眯眯,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很冷,“我不想干什么,你不是喜欢对别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吗?我只是想让你也尝尝这个滋味而已。”

  ------题外话------

  晚些时候还有三更,应该会在十点前更新。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8860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