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562.未婚妻?(2更)

562.未婚妻?(2更)


  冷文冀装傻,笑着道:“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你跟清歌订婚都多久了,外界都不知道她的存在,你是夏国的亲王,你要结婚,难道还要清歌隐在幕后?反正迟早都是要公布的,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区别?”

  “是啊,迟早都是要公布的,二哥,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冷文冀一滞,心中无奈,他就知道没那么好忽悠,

  “二哥,你有事瞒着我,还是跟我有关。”靳修溟说的笃定。

  冷文冀知道瞒不了多久,不过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却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京城这边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回东陵市?”

  “你这话题转的可一点都不高明。”

  冷文冀一脸的无奈,这弟弟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是有点事情瞒着你,不过不会大事儿,等我解决了我再告诉你。”

  “二哥。”靳修溟略有不满,他又不是没长大的孩子,不需要别人总是将他护在羽翼下。

  “景瑞,这次你就听二哥一次,什么都不要管,安心准备你跟清歌的婚礼就好。”

  靳修溟沉默良久,最终妥协,“要是有事,需要我帮忙的,一定要开口。”

  冷文冀笑了笑,“好,二哥不会跟你客气的。”

  而此时,京都国际机场,一辆黑色轿车正从机场的方向开来,车上,一个妙龄女子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新闻,一脸的玩味。

  妙龄女子身边坐着一个比她小几岁的女生,则是一脸气愤,“小姐,这家人也太欺负人了,明知道你跟......有婚约,却还这样做,这不是打你的脸吗?”

  妙龄女子听了这话,倒是不生气,嘴边一直挂着一丝笑,“我跟他多久没见了,估计他连人都不记得了,你还指望他记得婚约?”

  那人从小就是个冷漠的性子,就跟个冰块似的,对谁都不理不睬的,有这样的结果她并不意外。

  “可是之前杜家可是跟他们通过电话的,他们心中是清楚的,既然知道还这样做,分明是不给你面子。简直太欺负人了。”小姑娘气得脸都红了。

  妙龄女子笑看她一眼,“这被打脸的人是我,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你看看,还嘟嘴,你的脸本来就胖,现在可好,直接成小河豚了。”

  小姑娘没想到这人竟然还有心情调侃她,不禁羞恼,“小姐,你怎么还有心情说笑啊。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说完,意识到不对,呸了一声,“我才不是太监。”

  妙龄女子笑了笑,没有再开口,小姑娘看了她一眼,也闭上嘴巴,她觉得小姐心中还是难过的,未婚夫还没见到呢,这人就先宣布跟人订婚了,换做任何一个女子都不可能不在意,小姐她不过是在故作坚强而已。

  想到这里,小姑娘看向妙龄女子的目光中满是心疼,心中对某人也记上了一笔,她家小姐这么好,竟然被人辜负,简直不可原谅。

  清歌与靳修溟起床的时候,夜云霆和清若筠已经走了,他们去医院看季景程去了,本来昨天就该去的,但昨天跟冷文冀商量婚礼的事情,没去成。

  人家救了自己的女儿,要是再不路面就说不过去了。

  清歌和靳修溟正在吃早餐,管家忽然走了进来,说是外面有一姑娘找靳修溟。

  清歌看向靳修溟,表情玩味,“姑娘?有说是什么人吗?”

  管家看了清歌一眼,又看了靳修溟一眼,欲言又止。

  靳修溟淡淡扫了管家一眼,对上清歌玩味的目光,不禁皱眉,“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不用吞吞吐吐的。”

  管家闭了闭眼吧,好吧,是你让我直接说的。

  “外面那个姑娘自称是你的未婚妻。”

  清歌握着筷子的手一顿,眉头微挑,未婚妻?他们刚公布婚讯就来了一个未婚妻,这就很有意思了。

  靳修溟已经放下了筷子,脸上的招牌式笑容虽然还在,眼神却十分冷厉,“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一个未婚妻?”

  这个问题管家也回答不上来啊,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去将人请进来,都上门了,总不好将人晾在门口。”清歌笑着开口。

  管家连忙走了出去,拍拍自己的老心脏,刚才四少的眼神真是太吓人了,怎么跟要吃人一样?

  “我从来没有什么未婚妻,一个骗子,你让她进来干吗?”靳修溟不满,这幸亏是夜云霆夫妻两个不在,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想他呢。

  清歌倒是一点都不生气,听了靳修溟的话,回道:“你难道就不想看看这个所谓的未婚妻长什么样,万一是个美人呢?”

  “就算是美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欣赏欣赏不过分啊,我又没让你娶了人家,你紧张什么?”

  靳修溟脸色一点点黑下来,瞪着清歌,他算是发现了,这个女人就是没心没肺,换做一般的女人,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气得跳脚?她倒好,还有心情关心人家美不美。

  管家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女孩子,一个女子看着约莫二十三四岁,穿着一身杏黄色连衣裙,瓜子脸,眼眶深邃,鼻梁高挺,一看就知道含有西方血统。

  她的身边那个姑娘则看上去小一些,才十八九的样子,眼珠子转啊转的,一进来就死死盯着靳修溟,气鼓鼓的模样。

  清歌与靳修溟已经移步到了客厅,从两人进来,清歌的目光就落在了那个妙龄女子身上,直觉告诉她,这位才是正主。

  “你就是那个负心汉。”那个小姑娘盯着靳修溟,气呼呼地开口。

  负心汉?

  清歌挑眉,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靳修溟的,听起来,真的......很新鲜。

  靳修溟脸上的笑从两人进门就消失了,此时听到小姑娘的话,连眼皮都没抬,冷声开口:“管家,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放进来吗。”

  管家心中发苦,这不是清歌小姐吩咐的吗,你当时也是同意的呀,现在咋拿我开刀呢。

  妙龄女子听了这话倒是平静,那个小姑娘就直接炸了,“喂,你说谁是不三不四的人!”这人背着她家小姐跟人订婚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说他们是不三不四的人,就算是长得好看也不可原谅!

  “小欣,不要说了。”妙龄女子开口,那个被叫做小欣的小姑娘当即闭了嘴,不过却已经瞪着靳修溟,眼睛里满是怒气。

  妙龄女子的视线在清歌的身上顿了顿,最后才落在靳修溟的身上,温声开口:“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梅静姝,我们小时候在杜家见过。”

  靳修溟小时候是跟着外祖母长大的,靳修溟这个名字就是外祖母亲自取的,他一直用到了现在。

  小时候的事情他记得很清楚,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一个人。

  “不认识。”靳修溟吐出三个字,让小欣的脸彻底黑了,若不是梅静姝不让她开口,只怕她现在又要炸了。

  梅静姝闻言,笑了笑,“你不记得也正常,毕竟见面的次数不多,不过当时你外祖母和我父亲给我们定下了婚事。这件事你舅舅杜家的大家长应该知道,我这次过来,就是来履行婚约的,过几天你舅舅和我的父亲也会到。”

  清歌从这个女人进来开始就没开口,听她自报家门,她想了想,梅家?似乎Y国有个跟杜家一样,是从夏国移民过去,后来却成为了Y国贵族的家族就姓枚,说起来这个梅家,那也是个传奇。

  据说当年的梅家是逃难到了Y国,祖辈都是做生意的,到了Y国之后自然也是干老本行,生意做得极大。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救了当时的Y国国王,被封了爵,这才开始显赫起来。

  梅家人自己也争气,趁着这个机会大肆扩张生意,将家族发展起来,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梅家现在是比杜家还显赫的存在,而且与Y国王室的关系极好。

  “梅小姐,请坐,管家,奉茶。”

  靳修溟横眉冷对,那只能清歌开口。

  梅静姝坐下来,那个叫小欣的则是站在了她的身边,气鼓鼓地瞪着靳修溟,就算是看着清歌的眼神也颇有敌意。

  “梅小姐,你说你跟他有婚约,这件事有什么证据吗?”清歌笑着问道。

  她的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心中还是颇为不爽的,这她跟靳修溟的婚讯刚刚公布,就有一个自称是他未婚妻的女人上门了,换做是谁都要不爽。

  梅静姝打量了清歌两眼,她的坐姿很端庄,一看就知道是受过良好的礼仪训练的,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

  听了清歌的话,她只是轻轻笑了笑,“这件事杜叔叔和我父亲会亲自过来跟你们解释,我提前过来,不过是想看看这个人罢了,毕竟我跟他也有很多年不见了,光凭小时候的印象就让我嫁给他,心中总是有些不甘的。”

  只是没想到,她刚到夏国,就收到了这么大的一份“礼物”。

  “就是负心汉一个,竟然还打我们小姐的脸。”小欣嘀咕,说是嘀咕,声音却不轻,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7831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