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566.恶作剧的季队(2更)

566.恶作剧的季队(2更)


  梅静姝心中苦涩,虽然早就知道她这样的家庭,想要选择自己的婚姻根本是个奢望,也做好了听从安排的准备,甚至给自己做了很多的心理安慰,可真的面对了,她的心中还是很不舒服。

  “静姝,这次是冷家不仁义在先,爸爸会跟他们好好商讨的。”梅靖远安慰着女儿,虽然他是个以家族利益为重的商人,但这到底是自己亲生女儿,心中不是不疼爱的,这次的事情让女儿如此的没面子,他不生气也是假的。

  梅静姝没有说话,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不管自己说什么,父亲都不会听的,自己除了听话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想到这里,她反而有些羡慕靳修溟,其实从那天跟靳修溟的见面中,她就知道了,靳修溟根本不知情,这一切都是冷文冀做的,为的就是不让他成为利益的牺牲品。

  靳修溟其实比她幸运呢,虽然他的母亲并不喜欢他,可是他父亲却十分偏爱他,即便是父亲去世,也还有个冷文冀护着他。

  反观自己呢?

  父母是利益结合的,感情很一般,母亲对自己虽然好,却没有话语权,家中大事小事都是父亲做主,父亲是个利益为上的商人,疼爱自己是疼爱自己,可涉及到家族利益,被牺牲的也是自己。

  “静姝,你好好休息,明天爸爸就为你去讨回公道。”

  梅静姝只是笑着点点头,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冷文冀已经从梅静姝的口中知道了杜君成和梅靖远抵京的消息,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宽叔不解。

  “少爷,人都已经到了,我们不做什么吗?”

  “需要做什么?明天他们自己就会找上门,我们坐等就好。”

  “我是担心他们狮子大开口。”

  “他们可以开口,但也要看我愿不愿意答应。”冷文冀嘴角轻扬,笑意微冷。

  他也不是任人宰割的人。

  *************

  医院里。

  夜清筱送走了父母,就回到了病房,这两天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里,季景程受的伤很重,需要人照顾,不然就是吃饭都成问题。

  “送叔叔阿姨离开了?”季景程问道,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儿,这靳修溟都要跟清歌结婚了,可自己这边却还在原地踏步,不,也不能说是原地踏步,起码现在夜清筱不再躲着自己了。

  “嗯,送他们上了车,本来想送他们到机场的,但是我妈妈不让,清歌要结婚了,我爸妈高兴坏了,说是要回去给她准备嫁妆。”

  说起这件事,夜清筱的脸上也满是笑意,经过几天的休养,她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丝毫的痕迹了,季景程那颗暴躁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之前每次看到她的脸,他就恨不能将闻坤碎尸万段。

  “你要喝水吗?”夜清筱问道,她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季景程上次喝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了,现在季景程的一日三餐,包括喝水都是夜清筱管的,定点定时。

  季景程摇头,抿了抿唇,眉眼间有些纠结,他现在想上厕所,但他现在腿伤了,一只手也不方便,肯定是需要人陪着去的,夜清筱肯定不合适。

  前两天都是趁着医生来查房的时候,请医生帮忙的,但刚才医生已经来查过房了,就在夜云霆夫妻在的时候,他也不好意思说要去厕所。

  “清筱,帮我找个护工吧。”

  生理需求难忍,季景程忍了半天,终究是没忍住开口。

  夜清筱微愣,“怎么了?需要什么我去做就好。”

  私心里,她是不愿意请护工的,季景程是为了救她才受了这么重的伤的,她愿意照顾他,直到他伤好了为止,也算是一点心理安慰吧。

  “是不是我哪里照顾的不好,你直接跟我说,我改。”夜清筱低声开口。

  季景程哪里想到她一下子竟然想了这么多,不由有些哭笑不得,眼见着她都要急了,只好实话实说:“我要去厕所,需要人帮忙。”

  夜清筱的脸噌得就红了,一直蔓延到脖子,慌忙站起来,低头就走,“我去找,很快,你忍忍。”

  季景程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见她这样,倒是忍不住笑了,听到季景程的笑声,夜清筱脸上像是要烧起来,脚步一乱,差点摔倒,慌忙扶住了门框,眨眼间就消失在季景程的眼前。

  季景程闷笑,这个姑娘真是太可爱了。

  没多会儿,护工就过来了,夜清筱一直站在走廊里,都不好意思进去了。等到护工出来了,夜清筱才进去。

  夜清筱微微低着头,还是有些不自在,用手撩了撩耳边的头发。

  “那个,你要吃东西吗?”

  季景程早已恢复了正常,知道她不自在,也不提刚才的事儿,摇头,“现在不饿,有书吗?帮我找本书吧。”

  他现在只能趴着养伤,想要做其他的也做不了,看看书打发时间也好。

  夜清筱这两天为了打发时间,让清歌给带了几本书,就在手边,闻言,找了一本递给他。

  “这个行吗?”

  季景程看了一眼,是一本《百年孤独》,这本书他在上中学的事情曾看过,这么多年,内容都有些忘记了。

  “好。”

  “你方便翻书吗?要不还是我给你念吧?”夜清筱想着他这样趴着,看书也十分难受。

  季景程眼底闪过一道亮光,点点头,嘴角微扬。

  “麻烦了。”

  夜清筱拖了一把椅子到床边,坐着,书就瘫在她的腿上,她翻开,轻轻念着。

  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十分安静,夜清筱的声音轻柔舒缓,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让她整个人像是沐浴在金光中。

  季景程盯着她的侧脸,眸光温柔,根本没听清她在念些什么。

  夜清筱虽然在念书,可季景程的存在感那么强烈,她不可能察觉不到他的目光,声音虽然平缓,可耳朵却慢慢红起来,脸上也是热热的。

  她不习惯别人这样盯着她看,尤其这个人还是季景程。

  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季景程就让夜清筱停下来了。

  “先休息一下吧,别念了,喝口水。”季景程温声说道。虽然夜清筱的声音很好听,这样听她念书让他心中十分愉悦,可他舍不得她累着,半个小时,足够了。

  夜清筱也确实渴了,去倒了一杯水,喝了半杯。

  季景程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看着她手中的杯子,心中就产生了“自己要是那个杯子该多好”的想法。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禁淡哂。

  “我也渴了。”季景程缓声开口。

  夜清筱刚要把杯子放在桌子上,闻言,说道:“没有吸管了,我去找护士要一些回来,你等一下。”

  “不用,就这样喝吧,你把杯子给我,我自己喝。”

  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伸在夜清筱的眼前,夜清筱一愣,看了一眼手中的杯子,尴尬解释:“这是我喝过的,我重新倒一杯给你。”

  “没关系,我不嫌弃。”季景程平静地说道。

  夜清筱一滞,这是嫌弃不嫌弃的事儿吗?

  她觉得共用一个水杯是一件十分亲密的事情,她跟季景程之间......

  季景程故作不知。

  “怎么了?”

  夜清筱脸上刚下去的热度又有了上升的趋势,眼神慌乱,将水杯放在一边的桌子上,“我给你重新倒一杯。”

  季景程微微仰起上半身,伸手去够那个水杯,“不用,就这样喝吧,你也可以少洗一个杯子,整天照顾我,也挺累的。”

  他的手长,杯子被他拿在手中,他就着这个姿势将剩下的水喝完了。

  虽然他的唇碰到的不是她刚才喝过的地方,可夜清筱的脸还是红了,眼神飘忽,就是不敢看他。

  季景程倒是淡定,喝完水,定定地看着她,眉心微皱,“清筱,我刚才好像扯到伤口了,麻烦你放下杯子。”

  夜清筱闻言,顿时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急忙拿过杯子放在一边,关切地看着他,“是不是伤口裂开了,都跟你说了等我倒水,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办,我去找医生。”

  季景程见她着急的样子,眼睛都要红了,不禁有些后悔不该跟她开这样的玩笑,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不要紧张,我没事儿,就是逗逗你。”

  夜清筱听了这话,瞪他,使劲儿瞪他,“这样的事情能开玩笑吗?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重伤的病人?”

  她刚才是真急了。

  敢这样训斥季景程的人不多,平时就算是季老爷子也很少会这样跟孙子讲话。

  季景程没想到平时温温柔柔的人急眼了就跟个小野猫似的,一时间倒是十分新鲜,脸上没有被训斥的不悦,眼底还有淡淡的趣味和喜悦。

  他喜欢看夜清筱为他着急的样子,这样是不是就能证明夜清筱的心中其实也是有他的呢?

  夜清筱哪里知道季景程此时心中想的竟然是这个,要是知道了,指不定更加生气。

  “你的伤口真的扯到了?”夜清筱问道。

  “没有,跟你开玩笑的,是我不对,我道歉。”季景程也不继续逗她了,这人都急眼了,再逗就要生气了,他也干脆,直接认错。

  夜清筱心中这刚升起的怒气就这样消失了,一时无语地看着他,都一把年纪的人了,竟然还玩这样幼稚的游戏。



  ------题外话------

  某离:季队,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季队横眉冷对:谁一把年纪了?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77551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