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567.狮子大开口(1更)

567.狮子大开口(1更)


  夜清筱虽然是不生气了,可却没有好脸色,甩开季景程的手,没好气地说道:“我看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身上的伤口也不疼,从今天开始,你就自己吃饭喝水吧。”

  季景程哪里想到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就连福利都要失去了,这每天吃饭喝水的时候可是培养感情的好时候,这人还没追到手呢,哪里就能让人给溜了。

  季景程眼底精光一闪,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嗯,我自己吃饭喝水就成,虽然一只手不方便,但勉强也是可以的,你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我,辛苦了。”他说的很认真,很真诚。

  明明是很平静的语气,可夜清筱却莫名心软了,尤其是在看到他背上跟木乃伊有的一拼的绷带时,心中涌起无尽的愧疚,哪里还有心情计较他跟自己开玩笑的事情。

  “算了,你现在行动不方便,还是我照顾你吧,起码等你背上的伤好一点再说。”

  季景程一本正经,为难地开口:“可是这样你会很辛苦。”

  “不辛苦,我也没做什么,就是给你喂个饭而已,平时也就是坐在病房里看看书,跟家里也没什么区别。”

  季景程眼底快速滑过一丝笑意,面上却十分愧疚:“抱歉,这样麻烦你,我会尽快让自己好起来的,争取不麻烦你太久时间。”

  夜清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指了指那本《百年孤独》,“还想听吗?”

  季景程点点头,夜清筱坐下来,翻开之前停下的地方,继续念。

  季景程依旧盯着她看。

  曾经的他从未想过会爱上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可现在爱上了,他才理解了靳修溟对清歌的那份不求回报的感情。

  为了清歌,靳修溟可以做任何事情。

  季景程想,为了眼前这个姑娘,他也是愿意的。

  大概是被季景程看的久了,夜清筱的脸皮也被锻炼出来了,就那么任由他看着,自己则是在专心念着。

  ****************

  第二天一早,冷文冀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就在家里等着,今天会有客人上门的。

  “少爷,先将药喝了吧。”宽叔端来一碗药,这中药冷文冀已经喝了好久了,李老调整了好几次药方,这效果也是很显著的,起码现在冷文冀的脸色看上去只是比正常人稍微白一些,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病态的苍白。

  中药有成效,宽叔自然越发上心,每天定点都会提醒冷文冀服药。

  药是已经放温了的,可以直接服用。

  冷文冀直接端起药碗一口喝了一干净,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这药方是越换越苦了,再来几次,他怕是要吐了。

  宽叔急忙抵上一杯清水,让冷文冀漱口,“少爷,这个药虽然苦,但是有效果,你坚持一下,等病好了就可以不喝了。”

  冷文冀听着他那哄小孩子的语气,有些哭笑不得,“宽叔,我已经长大了。”

  宽叔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没多久,一个女佣就来提醒,说是有客人上门。

  宽叔和冷文冀对视一眼,都知道上门的人是谁。

  “今天的事情,景瑞不知道吧?”

  宽叔点点头,“我没有通知四少。”

  “那就好,这些事情景瑞也不需要知道,等处理好了再告诉他就好。既然客人来了,那我们就下去吧,不要让客人久等。”

  杜君成和梅靖远已经被引到了楼下的书房,同行的还有梅静姝,小欣被梅静姝留在了酒店里。

  女佣已经给三人上了茶和点心,但三人谁也没动。

  杜君成和梅靖远沉着脸,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梅静姝坐在一边,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冷文冀换了一件衣服才下来,耽误了几分钟。

  刚进来,梅靖远就轻哼了一声,“冷先生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让长辈等着。”

  冷文冀嘴角挂着笑,一副温和的模样,闻言,眉梢微扬,没有生气,心中却不是很舒服。

  跟在身后的宽叔脸一沉,冷声开口:“我们少爷是夏国的君主,那是与Y国国王平起平坐的人,梅先生说起来也是Y国的贵族,难道你平时见到Y国的国王,也是这种态度?”

  梅靖远一僵,他一开口就以长辈自居,就是想先声夺人,抢占先机,为接下来的谈判做铺垫,哪里想到这个老头言辞竟然这般犀利。

  “是我失礼了。”梅靖远倒也干脆,直接起身,微微弯腰,行了一个贵族礼。

  杜君成打圆场,“好了好了,多大点事儿,也值得这样计较,阿宽啊,刚才梅家主没有那个意思,没也不要断章取义。”

  宽叔的年纪跟杜君成差不多,杜君成自然不会叫他“宽叔”,都是直呼其名的。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宽叔面无表情,丝毫不给杜君成面子,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很不好,从冷易出事到现在,在冷文冀和靳修溟兄弟俩最艰难的时候,也不见杜君成这个做舅舅的出来帮他们说一句话。

  现在尘埃落定,自己需要冷家帮助了,又钻出来,摆长辈的款,实在是令人生厌。

  这杜家的,除了一个已经去世的杜家老太太,也就是靳修溟和冷文冀的外祖母,其他人他一个都看不上。

  杜君成被宽叔给怼了,还是当着梅靖远的面,面子上有些下不来,心中生怒,有心想发火,可对上冷文冀似笑非笑的眼神,脑中顿时就清醒了,是了,现在可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要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将冷文冀给惹恼了,后面的事情就不好谈了。

  杜君成硬生生咽下那口气,挤出一抹笑,“文冀啊,舅舅也很多年不见你了,你的身体好点了吗?”

  冷文冀在上首的位置坐下,淡笑着开口:“确实很久不见了,就连我登位,舅舅也不曾露面,这次若不是因为景瑞的婚事,想必舅舅还是不会露面的吧?也难为舅舅还记得我身体不好。”

  杜君成被说的讪讪,他倒是有心想反驳几句,可却自己确实理亏,只能任由冷文冀埋汰,心中也是恼恨,这个冷文冀真的太不给他面子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他的亲舅舅,有血缘关系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我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说正事儿了?”梅靖远开口,打断了杜君成想要说的话,他没心情在这里看他们甥舅两个在这里打太极。

  杜君成被这么一提醒,顿时切换成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文冀,说到这个,舅舅就不得不问问你了,我之前不是已经跟你提过了吗?景瑞跟静姝是自小就订婚的,之前不提是因为两人年纪小,现在两人也长大了,也该履行婚约了,过段时间就对外公布婚讯,你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让景瑞跟别人订婚呢?”

  “是结婚。”冷文冀纠正,脸上依旧挂着淡笑,一副温和的模样,这样的神情与以往靳修溟的很像。

  杜君成一噎,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吗?

  “不管是订婚还是结婚,你这件事都做的很不妥当,你让静姝的脸往哪里摆?让梅家的面子往哪里放?你外祖母活着的时候,跟梅家的关系就很好,不然也不会为景瑞定下这门婚事,你这样做,要是让你外祖母知道了,她即便是死了也难以安息。”

  冷文冀看着他声泪俱下的表演,眸色渐冷。

  “那舅舅以为这件事该怎么解决?”

  杜君成等的就是这句话,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当然是解除景瑞现在的婚约,他是夏国的亲王,哪里是什么人都能嫁给他的?静姝是梅家的大小姐,从小接受的就是最好的培养,只有这样的女孩子才能配的上他。这次的事情给静姝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我觉得除了解除景瑞跟那个什么清歌的婚约外,景瑞还需要当众跟静姝道歉,给人家女孩子一个台阶下,只有聘礼方面,我觉得也需要给地丰厚一些,不然两家人的面子上都下不来,还有......”

  杜君成嘚吧嘚,说了一长串,听得宽叔目瞪口呆,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不知道的是他要“嫁”女儿呢。

  冷文冀耐着性子听完了,然后看向梅靖远,“不知道这是我舅舅的意思,还是你们梅家的意思?”

  这自然是他们来之前商量好的,只是这时候却不能这样说。

  梅靖远瞧了一眼从进来就一直低头不语的梅静姝一眼,眼底满是疼惜:“我只有静姝这么一个女儿,当初若不是看在杜老太太的面子上,这门亲事我是不愿意答应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倾力培养静姝,就是希望她以后能做个合格的亲王妃,所幸静姝也争气,不说最优秀,但绝对是拿得出手的。我是十分看好这门亲事的,可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实话,我很生气,也很失望。”

  梅静姝低着头,满脸的难堪,不管是父亲还是杜君成,嘴里口口声声说的都是为了她,可真正的嘴脸,在座的人谁看不出来,这样难看的吃相,就算是她,也觉得脸上烧得慌,心中发凉,父亲哪里是想“嫁女儿”,这分明就是“卖女儿”。



  ------题外话------

  其实梅小姐的三观还是很正的。

  杜君成和梅靖远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二哥和靳少也不是好惹的。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77438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