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 > 番一:2.清歌吃醋

番一:2.清歌吃醋


  清歌笑:“那靳修溟可要疯了。”

  现在希希可是靳修溟的命根子,就连清歌都要靠边站,跟他抢女儿,那不是逼得他翻脸吗?

  清若筠也知道不可能,最后只能遗憾地送他们离开了家。

  其实清歌从半年前开始就不是雷影的成员了,毕竟她现在做了母亲,再去雷影已经不合适了,所以上面经过考虑,并征求了她本人的意见之后,将她调到了东陵军区。

  靳修溟自然也跟着走了。

  按照清歌现在的职位和军衔,上面已经给她分配了房子,就在军区家属楼里,三室两厅,面积不算小,一个月前靳修溟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需要的东西,他们直接过去住就好。

  清歌的怀里抱着孩子,靳修溟和月嫂拿着东西。

  希希到了新的环境,对一切都十分好奇,正睁着大眼睛四处看着。

  清歌笑眯眯逗她,“希希,这就是我们以后的新家了,你喜欢吗?”

  希希咧开嘴笑,露出没有牙齿的粉红色牙床,嘴里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靳修溟刚放好东西,希希就在清歌的怀里扑腾,想要去爸爸的怀里,这个孩子对靳修溟十分亲近,也难怪,过去那几个月,只要靳修溟在家,希希的一切都是他亲力亲为。

  刚开始,靳修溟还担心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会影响到希希,还带着希希去了一趟医院,做了一次最全面的检查。

  不过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没有发生,希希很健康,甚至比一般孩子都要健康,从出生到现在,一次病都没有生过,身体底子十分好。唯一有点奇怪的就是,她的力气比一般孩子大,小手肉呼呼的,却十分有劲儿,上次扯着夜清筱的头发,疼的夜清筱差点没哭出来。

  希希这孩子很乖,不闹人,除了肚子饿的时候会哼哼唧唧之外,就连哭都很少,自从会笑了之后,整天都是乐呵呵的,是个十分讨喜的孩子,就连月嫂都说了,她已经很久没带过这么乖的孩子了。

  希希扑腾着要靳修溟抱,这孩子力气不小,就算才五个月,猝不及防之下清歌差点没抱稳,靳修溟刚放下东西,距离希希还有一点距离,见到这一幕,眨眼间就到了清歌的面前,下一秒,怀里已经空了。

  “希希乖,没被吓到吧?”靳修溟温柔地哄着孩子。

  清歌脸微黑,明明差点被吓到的人是她!

  希希倒是没被吓到,到了爸爸怀里,咧开小嘴笑得甭提多开心了。

  靳修溟笑容宠溺,扭过头,抱怨道:“清歌,抱着孩子的时候注意力集中一点,希希还小,别摔了。”

  清歌咬牙,我是后妈吗?还会摔着自己的孩子?靳修溟,你可真行!

  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某人:“那你就好好抱着你的心肝宝贝女儿吧!”说完,转身就去跟月嫂一起收拾东西了。

  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我大度,我不跟你计较,哼!

  靳修溟见老婆走了,下意识地意识到清歌好像生气了,摸摸鼻子,跟希希大眼瞪小眼,“宝贝儿,你妈妈好像生气了,现在怎么办?”

  希希呵呵笑,伸手想要去抓靳修溟的眼睛,靳修溟身子后仰,“爸爸可是为了你得罪了你妈妈,你个小没良心的想抓什么呢。”

  他握住女儿的小手,在手里摩挲了一下,嗯,他女儿就连小手都长得比一般孩子好看,忍不住低头在她的小肉手上亲了一口。

  清歌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等收拾好屋子,这气就没了,看见父女两个在沙发上玩儿,自己就准备去厨房做饭。

  “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做。”

  “不用,你来抱着孩子,我去做。”靳修溟已经站起来,将孩子递给她,他可不愿意清歌进厨房。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靳修溟的厨艺是突飞猛进,还特意去报了一个班,专门学习怎么做孩子的辅食和孩子爱吃的食物,将二十四孝老爸进行到底。

  清歌托了女儿的福,被靳修溟喂的还胖了两斤。

  保姆阿姨这次没有跟过来,毕竟这里是军区,要是连保姆和月嫂都带上,不太像话,以前在家里时,靳修溟不乐意做饭,保姆阿姨会负责他们的一日三餐,现在保姆没了,靳修溟不乐意也要去做,他不做,就要清歌去做,他舍不得。

  清歌额头抵着女儿的,爱着说道:“看看爸爸对你多好,比对妈妈还好,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孝顺爸爸,知道吗?你爸爸啊,可疼你了。”

  希希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冲着清歌笑。

  清歌好笑:“一天到晚的,也不知道傻乐什么呢,都笑成傻姑娘了。”

  刚刚吃完饭,家里就来人了,是住在这里的邻居,下午搬家的时候就遇上过,跟清歌还是同事,今晚上过来串门,也算是熟悉一下,毕竟他以后的工作跟清歌是密不可分的。

  来人姓陈,是副营长,跟清歌同一个级别。

  陈营长是跟老婆孩子一起来的,他结婚迟,虽然比清歌年长不少,但孩子也没大几岁,今年才四岁半。

  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一进来就乖巧地叫人。

  清歌看的喜欢,给他拿了一点小零食,这些东西都是靳修溟买的,因为女儿还不能吃,就全进了清歌的肚子里。

  小家伙乖巧的坐在妈妈的身边,吃着小零食,眼睛却时不时看一眼在靳修溟怀里的希希,眼睛里满是好奇。

  陈夫人是个温柔的江南女子,听说跟陈营长是相亲认识的,结婚后两人的感情十分好,陈夫人为了陈营长,还辞去了原本工资很不错的工作,随他到了部队,现在在附近一家幼儿园工作,也是为了方便照顾儿子。

  两家人聊的十分愉快,陈营长一家走的时候,陈家的小家伙还依依不舍地看了看儿童房的方向,时间不早了,希希早就由月嫂带着睡觉去了。

  靳修溟看着他的眼神透着防备,这小子今天整晚都在偷看他的女儿,想干什么?

  清歌送走人,一回头就发现靳修溟不爽的盯着门口,不禁问道:“干嘛呢?”

  “他们家的小子不是个好东西,小小年纪就惦记着姑娘。”

  清歌黑脸,打了他一巴掌,打在了手臂上,“靳修溟你可行了昂,他才几岁,小孩子好奇而已,被你说的,可真是没法听了,你女儿是仙女啊,人人都惦记?”

  “那可不,仙女都没我家希希好看。”靳修溟说的一脸骄傲,他女儿长得多漂亮啊,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就是清歌的翻版,怎么看怎么美。

  清歌不想理会这个只要牵扯到女儿,智商就降为负数的某人,转身回了卧室。

  靳修溟眼巴巴地跟上来,刚一进去,就把门给锁了,从后面抱着清歌,亲她的脖子,“老婆,我想你了。”

  清歌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会信?”这人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女儿,哪里还有她的存在。

  靳修溟含着她的耳垂,手顺着衣服下摆钻了进去,含糊不清地说道:“真的,你相信我。”

  他的手中在她腰间的软肉上揉捏着。

  清歌被他逗弄地浑身发软,很快两人就吻在了一起。

  自从有了这个孩子之后,他们之间亲热的次数屈指可数。别说靳修溟,就是清歌,也想他了。

  衣服散落一地,靳修溟刚准备好发力,突然身子一顿,看着清歌:“你听,是不是女儿哭了?”

  清歌侧耳仔细听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听到,揽着他的脖子,“没有,你听错了,再说就算真哭了,也还有月嫂呢,不用担心。”

  靳修溟想想也是,低头吻着她,清歌回应着。

  可是不到一分钟,靳修溟又停下了,弄得清歌十分抓狂,都到这一步了,您不赶紧地,在磨蹭什么呢。

  “又怎么了?”清歌问道,语气中透着一丝火气。

  “我真的听到希希哭了。”

  清歌脸色发青,“我说了没有,你要不要继续,不继续就给我滚下去。”

  “继续继续。”靳修溟讪讪。

  结果两人刚渐入佳境,这人忽然一个翻身下了床,拿起睡衣套在身上,“不行,我去看一眼,马上回来。”

  说完,一阵风似地走了。

  清歌脸色铁青,死死地瞪着房门,行啊,靳修溟,你给我等着!

  希希确实哭了两声,因为她拉了,月嫂给她换了尿布,洗干净屁屁,她就转身睡了。靳修溟进来的时候,她正睡得香甜呢。

  靳修溟看了女儿好一会儿,确定女儿没事儿,这才离开。结果发现房门打不开了。

  知道清歌是恼了,压低声音讨好地说道:“老婆,我回来了,开门。”

  清歌就在门后站着呢,闻言,冷笑:“还回来做什么,跟你女儿去睡啊。”混蛋男人,竟然在那种时候给她急刹车,有本事就别撩拨她啊,把她撩拨起来了,结果人跑了。

  “老婆,是我错了,你开门,我任你处置。”靳修溟摸摸鼻子,也知道刚才自己过分了,换做是他,估计火气更大。

  下一秒,房门果然开了,结果没等他进门,一个枕头迎面而来,他接住,随即,房门就被关上了,甚至上了锁。

  “既然这么爱你的女儿,今晚上你就睡外面吧,我的床想必你也不想睡了。”

  靳修溟站在门外,抱着枕头傻了眼。



  ------题外话------

  靳少:闺女,为了你,我都得罪你妈了o(╥﹏╥)o


  https://www.miaoshuwu.com/37/37043/171948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