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叶轻魂林如霜 > 第1782章 姘头

第1782章 姘头


第1782章姘头

        “你这个贱人!带着我们在京师周围绕了十几天!你在南野家学的忍术倒是挺管用的!”

        “只是我很好奇,你这几天为何疯了一般朝着这个方向跑?”

        “莫非,这里有谁能救你不成?”

        中年男子此时胜券在握,脸上露出猫戏老鼠般的得意微笑,慢慢地踱步朝南野夏见走去。

        而南野夏见也自知无法逃脱,干脆也不跑了。她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莫非你是个聋子?没听闻这段时间京师出了一个叫叶轻魂的化劲宗师?!”

        中年男子不由得皱眉道:“我这段时间虽然一直忙着追捕你,但确实听人说过这件事。好像他还以一己之力,将长孙家都给覆灭了!”

        南野夏见闻言脸上露出笑容,指着身后的方向道:“那你难道不知道,叶宗师就住在前面的单家庄园里?!”

        中年男子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疑惑地问道:“你说的这些,关我们什么事?莫非叶宗师还认识你这个杂碎不成?!”

        听到中年人说自己是杂碎,南野夏见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但她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反而带着一股自豪的语气道:“叶轻魂是我的主人!”

        “主人!?”

        中年男子闻言,不由得哈哈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而南野夏见却面容冷峻地冷眼看着他笑。

        等他笑完了,终于直起腰指着南野夏见呵斥道:“你这个东瀛杂碎,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还敢说叶宗师是你的主人!”

        “不如你干脆说他是你的姘头好了!”

        “这样我们说不定还真不敢动你了!大家说是不是啊!?”

        说着,他得意地望向了周围的手下们。那些手下也不由得跟着捧腹大笑。一边笑还一边喝骂南野夏见寡廉鲜耻,乱认主人!

        南野夏见没说什么,却闭上眼睛在心底悲哀地默念了一句:“主人,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惜,就差了那么一步......”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手中已经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她拿起锋利的匕首,反手就朝着自己脖子用力割去!

        她绝不会落入这些人渣的手中——不然绝对会遭受无尽的侮辱和折磨!

        “不好!这贱人想自杀!”

        中年男子一见大吃一惊,就想冲上去阻止,可哪里来得及!

        眼见着一位天生媚骨的绝代佳人,就要血溅当场......就在这时,一道残影忽然像风一般冲进了包围圈,冲到了南野夏见身旁!

        然后一个男子突兀地出现在南野夏见身后,并紧紧地握住了南野夏见握刀的手。

        “谁准你自杀的?”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主人吗?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伤害自己!”

        一个温暖而熟悉的声音在南野夏见耳边响起。

        南野夏见被人突然握住手,本来正吃呢一惊正想反抗。此时听到这个声音,却当场就愣住了。

        她不可置信地回头望去,当看清来人后,眼泪不由得连珠般往下落!要知道,这些日子即使在最危险最艰苦的时刻,她也从来没有落过泪!

        可当她看到这个人后,却完全无法自已!

        “主人!”

        南野夏见猛地扑入了叶轻魂的怀抱。

        那些包围她的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你是什么人?胆敢坏我们的好事?!”

        中年男子厉声喝道。

        叶轻魂淡淡看了他一眼道:“我就是南野夏见的姘头——这是刚才你封的!”

        此话一出,中年男子差点儿吓得跌倒在地上!

        “你......你你难道就是......”

        他指着叶轻魂,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就在这时候,人群后面忽然响起一阵拍手的声音,接着传来一个阴沉的男声道:“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叶宗师!幸会幸会!”

        “本来打算过几天专程来拜访的!没想到却在这里偶遇,还真是缘分啊!”

        一个身材高大精瘦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对着叶轻魂笑道:“叶宗师,我是季家少主季庆!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把这个女人交给我?!之后一定会有重谢!”

        他那副浊世佳公子的风度,着实让人好感。

        而他口中说的‘季家少主’身份,就更让人感到震骇了!要知道,季家可是当今天下第一世家!季家少主可是说一不二的风云人物!

        比如那些因为叶轻魂出现,而出现畏缩的追兵们,此刻都挺起了胸膛露出傲然的神色。

        仿佛他们能跟着季家少主混,也是与有荣焉!

        然而叶轻魂却不屑地呸了一声道:“呸!季家少主算个屁!还给你一个面子......就算你爸在这里,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

        季庆闻言,猛地握紧了拳头,脖子上青筋暴起!

        从来没有人,胆敢这么侮辱他!更别说,叶轻魂还顺便看不起他父亲,季鹰!

        “叶宗师,不要大话闪了舌头!别以为你打赢了长孙寒,就可以不把我们季家放在眼中!我们季家可不是长孙家那种孱弱的家族能比的!”

        季庆眯着眼睛,冷冷盯着叶轻魂威胁的道:“这女人偷了我们的东西!你让他交出来,这件事可以就这样算了!否则......哼哼,就算你是宗师,我们季家也绝不妥协!难道,你要为一个东瀛婢女跟我们季家为敌吗?!”

        叶轻魂低头看向南野夏见,好奇地问道:“你偷了他们东西?”

        南野夏见在他怀抱里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踮起脚在他耳边道:“就是我离开之前,留给你的那个东西!”

        叶轻魂闻言,从脖子上扯出一根绳子,举起绳子上挂的玉石问道:“就是这个?”

        南野夏见看到他竟然随身戴着自己留给他的玉石,不由得俏脸微红,喜滋滋地点点头道:“嗯!就是这个!这是东瀛宝物,八坂琼勾玉!”

        没想到她刚说完,立刻就被之前追捕她的中年人破口大骂道:“什么八坂琼勾玉,这是我们华夏的和氏璧!被东瀛人偷走,经过一番加工后,当成自己的宝物!当年我们项家把你母亲嫁到东瀛,就是为了找回这个宝物!”

        “却没想到,好不容易弄回来,却又被你这个小贱人偷走了!”

        然而不等他继续说,叶轻魂已经忽然消失在原地,接着突兀地出现在他面前,然而一耳光将他扇得飞出去七八米!

        “敢侮辱我的婢女,你自寻死路!”

        叶轻魂又是一个‘闪烁’,回到了南野夏见身边。

        此时季庆不由得也皱起了眉头,他刚才竟然没有看清叶轻魂是怎么出手的!要知道,他也是内劲巅峰的大高手啊!

        而且,刚才中年男子口不择言,居然把宝物的秘密当众说了出来,这让他心中非常不满!

        “叶宗师,打狗还要看主人!”

        “现在项家人已经投靠了我们季家,你打他就相当于不给我季家面子!莫非你真的要跟我们季家开战?你真以为你打得过我父亲季鹰不成!?”

        季庆一字一句地威胁着。

        说到最后已经是声色俱厉!

        然而叶轻魂却冷笑一声道:“少拿季鹰来压我!他算个屁!不过是一个卖主求荣的狗奴才罢了!”

        季庆闻言脸色勃然大变,正要开口呵斥。

        却没想到叶轻魂转头看向季庆冷冷道:“回去告诉季鹰,当年他老主人的传人来清理门户了!”

        “约他三天后的午夜12点,决战紫禁之巅!”

        “要是他敢不来,我就杀到季家去,见一个杀一个!”

        说完,叶轻魂便抱着南野夏见消失在了原地。

        而季庆似乎忽然想起是,霎时间脸色铁青!


  https://www.miaoshuwu.com/0/1/826204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