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尸命 > 第1068章 或许是下一世(大结局)

第1068章 或许是下一世(大结局)


  

  我心里不停在为李师父祈福,可谁又能够保佑李师父呢?

  想到这里,我心中又有一丝的困惑,不是神,而是自然,可自然没有意识,又怎样护佑李师父呢?

  再看王师父那边,他一抬手,黑色的破烂长剑直接举起很高,源剑的尸体一下被甩出很远,“扑通”一声,源剑的尸体直接落进了湖水里面,他的尸体在下沉的过程中,竟然化为了一滩水,然后在湖水中散掉。

  源剑这也算是归于自然了吗?

  王师父在甩开源剑的尸体后,直接向后退到了徐师父的旁边,徐师父对着他点了点头说:“你大仇得报了。”

  王师父说:“是啊,大仇得报。”

  王师父这句话说的很平稳,看不出他有任何报仇之后的快感。

  本源神看着源剑消失,慢慢地说了一句:“他因为灵台中的真谛花瓣,被归于自然,毕竟他身上也有部分天神的力量,杀了他的不是你,而是在觉醒真谛的人。”

  本源神这么一说,我就不禁愣了一下,一股寒冷透着骨髓传遍全身,这家伙一句话传来的威势就让我有些胆寒,他的实力比起源剑恐怕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而我也意识到一件事儿,源剑死后,他身体内那一片姬雪花的花瓣化为部分真谛,已经过通子馨河沿岸的姬雪花树传到了我这边,然后融入了我的脑海之中,虽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可我已经能够真切的感知到了。

  我对真谛的感知越来越清楚了。

  李师父那边慢慢地向前走了几步,看似不大的步子,却让他和徐、王两位师父等人拉开了一段大的距离。

  本源神也是飞到了距离李师父十几步的位置,两个人相视而立,周身的气势迅速蔓延了起来。

  随着两个人气势的碰撞、焦灼,他们二人的周围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随着漩涡飞速的旋转,两个人好像也是慢慢融为了漩涡的一部分。

  本源神那部分的漩涡变为了黑色,李师父的那部分漩涡则是化为了白色,黑白两种颜色不停的旋转,让我有些看不清楚两个人的身影了。

  徐师父和王师父等人向后退了数步。

  殁雪那边却没有后退,她站在神楼的前面,用自己的力量撑起一层防护,她在护卫神楼的安全,神楼部顶的金鹤雕塑关系到神格世界的存亡,所以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了退路。

  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儿,殁雪似乎恢复了一些神雪的记忆,其中可能也夹杂着一些麦小柔和南宫娊枂的。

  她的眼神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温柔和坚毅,有的只是复杂和怀疑。

  大概是歿祸设下这个局的变化太大了,她一时还接受不了吧。

  “轰!”

  那漩涡转了一会儿,就忽然炸开了,随着一声巨响,漩涡中的黑白两色就化为黑白两色火花散掉了,本来我以为会有很强的余威迸发出来,可是却没想到,传来只有爆炸的声音,并未半点余威扩散。

  李师父和本源神再次分开,两个人谁都没有受伤,刚才的较量也看不出谁更胜一筹。

  不过我仔细查探后就发现一件事儿,本源神精力充沛,而李师父却是有些困乏,我之前就听说,李师父在之前和本源神的争斗中受了伤,他的困乏表现,多半就是因为那伤势引起的。

  通过天神之眼,我也是渐渐能明白一件事儿,刚才李师父和本源神的碰撞并不是没有余威扩散,而是那些余威被李师父利用自然的规则给化解掉了。

  虽然李师父顺利化解了那些余威,可他本身的消耗却是有些巨大,加上之前受了伤,所以才显得有些疲乏。

  看到李师父的模样,本源神就慢慢地说了一句:“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护着周围的这些人,你难道不怕死吗?”

  李师父看着本源神笑道:“怕死,谁不怕死,但是我更怕活着的时候留下遗憾,如果不能阻止你,就算我暂且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世界还是会因为你而毁灭。”

  本源神道:“什么叫毁灭,宇宙本来就应该是无空间和无时间的,没有了空间,没有了时间,便是永恒。”

  “我获得永恒,宇宙便永恒。”

  “至于宇宙中这些所谓的渺小的生命又算什么?它们对于宇宙的伟大,根本不值一提。”

  李师父继续笑着说:“我没有你这么伟大,在我看来,宇宙之所以伟大,就是因为它有空间,有时间,就是因为它在空间和时间中孕育了万物。”

  “我们理解不同,认知也不同,你说服不了我,我也劝诫不了你,所以咱们之间唯有分出胜负才能解决问题。”

  说着,李师父脸上的疲乏暂时消失,他飞快捏了一个指诀,整个身体化为一团乳白色的火焰向本源神撞了过去。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那不是火焰那么简单,火焰之中蕴含着一个极其复杂的空间,如果李师父所化的火焰撞到本源神的身上,那本源神不是烧死,而是被那火焰中的空间给吞噬掉。

  看到李师父的变化,本源神也是怔了一下,然后也是飞快捏动指诀道了一句:“始源之门——开!”

  一瞬间,一道黑色的大门就在本源神的面前打开,李师父所化的火焰也是在门前停下,然后原地旋转了起来。

  本源神站在门口道了一句:“敢不敢试一试,看看是你的相术空间厉害,还是我的始源道强大,看看到底谁能把谁吞噬掉。”

  李师父的声音从那火焰中传出来:“始源之门,又称天神第一门,地位犹在生死门和星辰门之上,我怎么敢和你硬拼呢,我的相术空间是吞噬不了你的始源门的。”

  相术空间?

  我仔细感知李师父所化的火焰,就发现在那火焰之中的空间里面,的确蕴含了极其复杂的命理,若是被吞噬其中,那被吞噬者会被里面强悍的命理规则瞬间给控制起来,不管那个人有多强,那怕是本源神。

  想到这里,我额头也是冒出一丝的冷汗来,这难道就是李师父之前打败过本源神一次的逆天相术吗?

  不对,如果李师父用过这样的招式,本源神就不会如此的惊讶了,看样子李师父除了这招外,还有其他的招数。

  越想,我就越觉得李师父遥不可及。

  我的意识里没有了咒行虫的声音,也没有极元鯓龟的唠叨,我一下感觉有些空虚。

  因为我有不明白事情的时候,我都会下意识地去问他们两个,可现在他们两个不在了。

  此时繁星之凰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它慢慢地说了一句:“你和李初一之间并不是遥不可及,只要你领悟了真谛,掌握了至上的规则,哪怕是百星的强者,在你面前也不过是孩童一般。”

  我看着繁星之凰道:“我这里不需要你的帮助,等我恢复了力量,我会散掉你,让你重新照耀本源世界,你现在去帮帮我李师父!”

  我心里有点担心李师父,如果李师父败了,那我们这些人恐怕都要死,我能感觉到,在那边的那些人中,除了李师父,恐怕再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止本源神了。

  而我这边虽然领悟了很多的真谛,可要真正地让真谛在我的意识觉醒,恐怕还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段。

  可我心里又在想,如果李师父打败了本源神,那我是不是就不用领悟真谛了呢?

  繁星之凰则是道了一句:“不管怎样,真谛的领悟是不可逆转的,就算你那李师父侥幸赢了本源神,你也必须要放置真谛,因为就算没有本源神,真谛一旦觉醒,如果不完成放置,那真谛就会无止境地吸收周围的规则的力量,最后将你变成下一个恒古巨神,而在你变成恒古巨神的时候,宇宙将会回到黑暗时代。”

  我会变成恒古巨神?

  想到这里,我就有些头大了。

  此时繁星之凰继续说:“恒古巨神睁着眼的时候,宇宙便是光明的,拥有空间和时间,它在注视着这一切。”

  “可一旦恒古巨神将所有的力量收回体内,那它就会闭上双眼,到时候,空间和时间一切消失,因为它收回了一切,没有什么再值得它去注视了。”

  我好奇问:“如此说来,恒古巨神现在是睁着眼的,它在看着这一切?”

  繁星之凰道:“是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是单纯的注视,并没有任何信息传到恒古巨神的意识之中,因为它在长眠之中。”

  我道:“它在睁着眼睡觉?”

  繁星之凰道:“可以这么理解。”

  我和繁星之凰对话的时候,李师父和本源神那边并未有下一步的动作,两个人都在彼此观望和试探,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那个层次的过招,一个失误就是致命的,就是决定胜负和生死的。

  所以他们必须千倍,万倍的谨慎和小心。

  而我这边也是趁机把本源神的始源门查看了一下,我就发现了一件事儿,他的始源之门的原理和生死门、星辰门只有细微的差别,大体的使用规则是相同的,只要我能够使用始源道气,那我也可以开始源之门。

  而始源道气,我体内恰好有一股,这一股气息来自源剑。

  而源剑则是从盘古世界,王师父的女儿身上夺来的。

  那一股始源道气虽然不强,可在经过真谛的规则加持后,开启始源门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此时也才明白一件事儿,只要有真谛的规则,我就可以复制,甚至是生产任何一种形式的能量。

  万物规则,皆为我有。

  想到这里,我就深吸一口气,在意识里道了一句:“生死门——开!”

  “嗡!”

  生死门在我的眼前出现,随着生死门的出现,真谛向我体内汇聚的速度忽然变快了很多。

  而我也不再是被动地接受外来的信息,我的身体已经能够简单的活动。

  我继续在意识里道:“星辰门——开!”

  “嗡!”

  繁星闪烁,第二道门迅速在我面前出现。

  我深吸一口气,这次没有再在意识里说话,而是直接用孱弱地声音道了一句:“始源门——开!”

  我的面前迅速出现了第三道门,一道和本源神一模一样的始源之门。

  在我开启三道门的时候,本源神和李师父那边同时把注意力投向了我这边。

  本源神更是惊异道:“他的真谛怎么觉醒如此之快?”

  李师父缓缓道了一句:“因为他经过了万万年的沉淀,在这万万年,他在盘古世界,亲身经历了很多的规则和力量,他对规则和力量的领悟是你的万万倍。”

  本源神想要回身向雪楼这边冲,可他刚起身,李师父所化的火球就对那始源门撞击了过去。

  “嗡!”

  随着一阵轰鸣的声音传开,本源神的身体瞬间愣在原地。

  因为李师父所化的火焰球,已经堵住了本源神的始源门,本源神一脸震惊道:“你这是要和我搏命?”

  李师父的声音从火球中传出来:“没错,就是搏命。”

  本源神怒道:“搏命?那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够拖延我足够的时间,我先杀了你,然后再去收拾那个小子,反正他一时半会儿……”

  说到这里本源神直接怔住了。

  因为我这边三道门在出现后,开始一一重合,三种规则之门最后重合为一道门——天神之门!

  而通过这道门,我就可以进入恒古巨神的长眠之地。

  我的身体刚刚能够活动,所以我迈着很小的步子向那道门走了过去。

  本源神忽然停住然后对着殁雪喊了一句:“你还愣着干什么,那小子将真谛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他如果进入恒古巨神的长眠之地,完成了真谛的放置,那么我们都要死,你还不去阻止他?”

  殁雪依旧没有动,而是慢慢地道了一句:“一切都完了,歿祸创造了我,他有权力决定我的未来,他让我生,我便生,在他的计划里,需要我去死,虽然心有不甘,可我却不愿多做反抗了,我累了,万万年的等待,三个不同的人生,加起来就是三个万万年,我真的累了。”

  殁雪一脸焦脆,让人看了有种说不出的心疼来。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地走进了那天神之门。

  天神之门中的空间十分的巨大,踏进那道门,我仿若进入了一片星辰之中。

  同时我也能够感知到,繁星之凰也是跟着我一起飞了进来。

  在这巨大的空间之中,我无法看到恒古巨神长眠于什么位置,而我这个时候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似的。

  繁星之凰则是道了一句:“你进来的太急了,真谛并未完全苏醒,只是苏醒了大部分而已,还有小部分留在外面,你即便是完成了放置,散去了部分天神的力量,让它归于自然,可还是会有部分的天神的力量留下来,殁雪、本源神都不会死,他们只是会力量减弱而已。”

  我说:“这就足够了?”

  繁星之凰好奇的问我:“你故意的?”

  我道:“没错,殁雪为歿祸付出太多了,三世的万万年,我不忍心毁掉她心中的那丝期待。”

  繁星之凰笑道:“仅仅为了个人感情,你要留下这一大隐患吗?”

  我继续道:“隐患?我不觉得,自然既然是平等的,为什么非要抹杀天神呢,让天神融入自然,成为自然规则下的一部分岂不是更好。”

  繁星之凰道:“可天神的规则是等于自然规则的,天神可以撬动自然规则下的力量,将其据为己有,久而久之,还是会有新的本源神的出现。”

  我道:“不会,我会在真谛之中,修改天神对力量的使用规则,天神将再也不可以逆转自然,除了两个人。”

  繁星之凰问:“谁?”

  我道:“我和李师父!”

  繁星之凰又问:“为什么?”

  我道:“我掌握了真谛,哪怕是我放置了真谛,真谛和我的联系也不会被切断。”

  “至于李师父,不管你信不信,他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等同于自然了,我就算是通过真谛也无法修改他对力量规则的使用。”

  “他是自然,也是自然和天神之外的产物。”

  “他的力量或许来自黑暗宇宙时代之前!”

  繁星之凰惊讶问道:“之前?黑暗宇宙之前会有什么?”

  我道:“谁知道呢?”

  我只是猜想那之前会有一个特别的时代,可究竟是怎样的时代,我却暂时无法得知。

  在进入天神之门后,我暂时无法知道李师父和本源神那边的情况了。

  所以我就更加的着急,我想要尽快找到恒古巨神的位置。

  在我急切寻找的时候,繁星之凰就道了一句:“不用找了,恒古巨神就是由无数的星辰组成的,而这些星辰并不是实体的,而是一个又一个能量体。”

  经过繁星之凰的提醒,我就发现了一件事儿,这些星辰组成另一个巨大立体人形,而我们现在就在那人的眼睛位置。

  感觉到这些后我心里不由一震。

  同时我也发现,这个人只有一只手,而他另一只手的位置被一只翅膀给代替,所以恒古巨神的掌心只有一个。

  我也不用担心放错。

  我心里也是诧异,这恒古巨神怎么会是如此模样呢?

  繁星之凰则是提醒我,每个人进来看到恒古巨神的样子都是不一样的,这只是你印象中的恒古巨神的模样罢了,不用大惊小怪。

  我深吸了一口气向组成恒古巨神星辰的掌心位置飞去。

  不一会儿的工夫我就到了掌心位置,现在的难题是,我要如何把真谛从我体内取出呢?

  繁星之凰也是跟过来道:“你准备好了吗?”

  我好奇问:“准备好了,怎么,你要帮助我放置真谛?”

  繁星之凰道:“你还没有发现吗,我的力量和恒古巨神本是一体,而我的意识也是来自恒古巨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就是恒古巨神!”

  繁星之凰,就是恒古巨神!?

  这一点,我还真的没有想过,听过繁星之凰这么说,我心头自然是一震,我问它:“那你为什么还要帮助我散掉自己的力量?”

  繁星之凰笑道:“因为有意识活着太累,散掉意识活着反而轻松许多,让自然去运转,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习惯以生命体的方式存在,我更喜欢成为星辰那样的死物。”

  啊?!

  还有这样的喜欢?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我们这些人生下来就是活物,自然喜欢活着。

  可繁星之凰,它们本来就是死物,死物才是它们觉得最舒适的存在方式。

  这就好比不同物种喜好的生活环境不同,人在陆地上生活,而鱼就要在水中。

  我问繁星之凰,要怎么放置真谛。

  繁星之凰道:“你站着不用动,我会帮你!”

  说罢,周围无数的星辰向我投来了无数的蓝色光线,那些蓝色光线投在我身上之后,迅速和我体内的真谛连接在一起,接着我整个身体陷入了昏沉的睡眠之中。

  ……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的身体躺在一片无尽的星域之中,繁星之凰不在了,我所能感知到的真谛也不在了,包括恒古巨神也消失了。

  正当我疑惑我有没有完成放置真谛的时候,苊鮀魤鱼的声音在我意识里响了起来:“真谛已经完成了放置,你李师父也已经赢了本源神,本源神被你李师父吞噬到了相术空间之中。”

  “你们赢了。”

  我愣了一下继续问:“殁雪呢?”

  苊鮀魤鱼道:“守在神格世界等你回去,神格世界的姬雪花全部凋零,姬雪花树也都死掉了。”

  我没有说话。

  苊鮀魤鱼继续说:“你的三位师父,都已经回盘古世界了,你要不要回去呢,如果你想要回去,我可以帮你!毕竟你给了天神存在于自然的机会。”

  我道:“我当时直接昏迷了,难道我还是更改了天神和自然的规则吗?”

  苊鮀魤鱼说:“算是吧,一切都是在你潜意识的操控下进行的,繁星之凰也散掉了,现在本源世界又可以重新看到星辰了,而你成了本源世界唯一的天神,也是最强的天神,因为你掌控了真谛的规则。”

  我道:“既然我是最强的,那我回盘古世界还需要你的帮助吗?”

  苊鮀魤鱼笑了笑说:“你虽然掌握着规则,可是你却失去了力量,现在的你可以利用规则杀死任何人,可却没有办法使用力量。”

  “而要回到盘古世界,光是规则是不够的。”

  听着苊鮀魤鱼说的话,我心中仍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一切都是这样的轻描淡写。

  苊鮀魤鱼则是道了一句:“不是每次的救世之战都经天纬地。”

  接着它又问了我一句:“想好了吗,要不要回盘古世界?”

  我道:“送我去神格世界吧,我要去见殁雪。”

  ……

  等我来到神格世界神楼附近的时候,殁雪正在用自己的力量浇灌一株姬雪花树,想要那树起死回生,可那棵树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而我站在她身后的时候,她竟然毫无察觉。

  我轻声叫了她的名字:“殁雪!”

  她这才停下,然后回头看我。

  她的表情很复杂。

  而我身上没有了强大的力量,可是我却熟悉所有的规则,利用规则我能探查到殁雪的变化,她体内三世万万年的记忆全部苏醒了。

  她的脑海中有四种意识,殁雪、神雪、麦小柔和南宫娊枂。

  殁雪没有说话,我慢慢地道了一句:“我回来了。”

  殁雪道:“我答应过你,让你的爱人回来。”

  我点头“嗯”了一声,然后随手一挥,生死规则的启动,那些原本已经枯萎的姬雪花树瞬间复活。

  子馨河畔再次开满了姬雪花。

  我慢慢地说了一句:“我可以逆转一切,可在我规则之中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你!”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殁雪道:“我爱的是歿祸!可能是歿祸保护我吧!”

  我说:“我爱的人是麦小柔和南宫娊枂,他保护你,就等于杀了她们。”

  殁雪问我:“你想要怎样?”

  我道:“不知道,或许我只能选择等待吧,或许是万万年,毕竟一切归于自然,歿祸也安排好了我们的轮回,等我们都死了,等我们下一世轮回,或许我们会相爱吧,代替你和歿祸,代替神雪和歿祸,代替我和麦小柔、南宫娊枂,去相爱。”

  殁雪点头:“嗯,或许是下一世吧……”


  https://www.miaoshuwu.com/0/1/147427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iaoshuwu.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iaoshuwu.com